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我生君已老

  『那是一部很多年前的動畫影片,在熊熊燃燒的大火中將受困災民救出,臉上戴著無懼的笑,說出「不要怕,因為我來了。」的那個人,一直都是我的偶像。

  在大火中,那人逆著光。』

  早晨。儘管天光尚未從厚重的雲層中灑落,樹葉上還沾著晨露,清冷的街道上已經開始出現人影,從巷口騎著鐵馬到巷尾的送報人,穿著吊嘎披著毛巾在自家後院運動的老大爺,日夜顛倒的夜班工人,穿著樸素運動服、以穩定的速度跑著的青年。

  青年的速度不算慢,但步伐呼吸都很穩,僅從這點就看的出青年受過訓練,興許是運動員。青年的中途休息點是公園,裡頭已經聚集了打太極養身的老人,也有兩三隻流浪狗,流浪狗們走進青年,蹭了蹭青年的腿腳尾巴晃呀晃,黑溜溜的大眼睛向上緊緊盯著青年,看到青年露出溫柔的笑容歡快的簡直要飛起來,狗兒們開心的叼住青年從腰包中拿出的香腸等肉類,跑回公園裡他們的住處分享早餐。

  稍作休息後青年離開公園,直到遠方天光昇起才回到自己承租的小小公寓,公寓內的陳設很是簡陋,小套房、淋浴間和一打開門就會看到的廚房,其實以青年的收入可以去住比這裡好上不只一倍的地方,但他並沒有多大的物慾,並且工作第二年以來他總是將大部分的薪資都交給他的父母。

  經過十分鐘的戰鬥澡,青年從淋浴間出來時手中抓著毛巾擦著他濕漉漉的捲髮,將烤吐司機及平底鍋預熱,冰箱裡只剩幾片吐司和雞蛋培根,青年想著今天下班後就到附近的超市一趟囤貨。當青年的頭髮乾的差不多時他的早餐也上桌了,他打開電視看著晨間新聞,女主播播報的是昨天傍晚的一起事件,數十名持槍械的歹徒闖進銀行,卻在十分鐘內被趕到的英雄們擊敗制服,其中第一名到場的、捨身救下被抓作人質的女孩的年輕英雄被大大的誇獎,看著電視上的報導,青年露出一個害羞的微笑。

 

  中午,青年在格蘭特里諾事務所處理雜物,有些落魄的英雄事務所沒辦法聘請太多人,唯一的戰鬥人員還得充當文書,穿著英雄制服坐在辦公室裡電腦前敲鍵盤的模樣實在有點好笑,但極快的手速以及和手速成正比的歸檔速度令人看的目不轉睛,到最後一旁的事務小姐手上的工作也停了,就看著青年處理本不該由他處理的文件。

  工作到一個段落,青年發現事務小姐明顯盯著他看不只一段時間,又是一個青澀的笑容,雙頰微微發紅的大男孩模樣化成一個尾羽成心型的箭向事務小姐飛去。

  命中紅心。

  事務所的小老板(外表意義上的)出現在事務所,伸了個懶腰,抓過青年的臂膀就將他帶離辦公桌,去進行例行的巡邏。

  這是一個比之大都市有些鄉下的地方但依舊熱鬧,這裡的事通常不多,無端是一些警察就可以處理的小打小鬧,青年大部分的工作是接受支援請求後趕到鄰近的城市裡解決壞人或提供救援。儘管緩慢,青年的知名度仍在上升,他被形容為現在少有的樸實英雄,在老一輩人和小孩子中有不錯的人氣,但這些對容易害羞的青年來說並沒有多大的意義,像現在這樣做著英雄的工作幫助他人他就心滿意足。

  這個小鎮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午後兩點,陽光正烈,青年出拳擊中一名肌肉虯結的大漢的下巴,大漢向後飛出不只一兩公尺,最後倒在可以煎雞蛋的柏油路上。青年對大漢做了簡易的束縛處理,扛起人來就要帶往鄰近的警局,但比他更快的事媒體記者。

  一轉頭就看到朝他衝上來的攝影機和麥克風還真是不小的驚嚇,患有一對著鏡頭就臉紅絕症的青年結結巴巴的回答記者的問題,使勁的拉著面罩希望它的延展性再好一些足夠遮住他通紅的臉頰,但還是有些許鮮豔的紅進了攝影機鏡頭,一連串的問話中青年好不容易找到停損點,肩上扛著犯人像逃命般跳上屋頂然後離開,到達警局時電視上報導的已經是剛才他對付犯人的新聞,看著自己在鏡頭前的矬樣,青年差點拉破自己的面罩並且窒息在害羞中。

  一名和青年熟識的警察走過來拍拍青年的肩膀,哈哈笑了兩聲令青年更想把腦袋埋進地殼裡。

  這時候警鈴響了。

  「保須市請求支援!」

 

  青年來到保須市時火焰已不再蔓延,但火勢也沒有被控制下來,幾乎是飛躍在半空中,青年跑向被火舌包圍的大樓,最頂樓還有民眾尚未被救出來。

  撞破玻璃進入室內,濃厚的黑煙對早有準備且帶上面罩的青年來說不是問題,但很明顯的這對暈倒在房間一角的一名小孩來說是個很大的問題。青年將難還抱起確認還有呼吸,沒有多想便把過濾空氣的面罩放在男孩臉上,將男孩扛在肩膀上在炎熱的大樓內四處搜救,這個過程中找到了兩名還有意識的男子和一名幾乎昏厥的女子,將民眾帶離大樓交給消防員時又一根樑柱倒塌,這重大樓隨時都有倒塌的可能。

  「我、我的孩子還在裡面!」幾乎是老套的、心碎的母親發出的悲鳴,與此同時,綠色的青年再次跑向那焰火。

  再一次的搜救難上加難,大樓裡就沒有沒被火吻過的地方,儘管穿著防熱性能的制服青年還是覺得自己像被燒傷了,找過一層又一層,卻沒見到任何活物,黑煙已經遮蔽視線,再這樣下去當青年體力耗盡就輪到他自己葬身火吻,而當青年幾乎放棄搜救,卻似是聽到了一點細微的聲響。

  哭聲。

 

  火勢無法控制,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母親癱倒在地上,整個人幾乎散架,眼中只有絕望,而當所有人以為孩子和英雄一起死在這場大火中時,有個人從火場中出現。逆著光。

  他是希望。

 

  午夜,青年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今天他沒辦法到鄰近的超市囤貨了,青年幾乎是一沾到床就闔上雙眼,軟綿綿的攤在那上頭,真正睡著前看了眼電視,那上頭有個木製相框,那有著昔日的第一英雄。

  以及今日的他。



大家好我今天放颱風假太高興就來了ˊOwOˋ

其實這好像是我第一篇歐出?

评论 ( 10 )
热度 ( 50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