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Prince Shoto

  在城堡裡的生活真的是非常愜意。柔軟的床、不會漏風的房間,每日按時的三餐、不需用勞力換取,已經不需要再為了生計穿上自己並不喜歡的女裝。

  但綠谷出久覺得他真的、真的應該離開了。

  如果爆豪勝己丟下他離開?那麼他那位衝動易怒的幼訓染非常有可能在前往下一個城鎮的路上和其他旅人發生衝突,綠谷出久之道就算對方人多勢眾爆豪勝己也是不會退的,他會戰鬥,直至他死亡的那一刻。

  綠谷出久不願任其發生,事實就是他需要回到爆豪勝己身邊。

  「如果我是小綠谷的話,我不會去做你現在想做的事。」

  「哇!」綠谷出久下了一跳,他發誓他剛才沒有聽到任何腳步聲以及衣服摩擦的聲音,但這位自從他進了城堡後就一直照顧著他的女僕——蛙吹梅雨——還是就這麼出現在自己身後,沒有情緒變化的一雙大眼睛就這麼盯著綠谷出久,他甚至不知道蛙吹梅雨已經在他旁邊待了多久。

  「小綠谷為什麼想離開?城堡裡明明什麼都有,也沒有人趕你,現在的生活不是比在外頭餐風露宿的賣藝生活要好很多嗎?」蛙吹梅雨不解的問,她對自家王子突然找來的這名男孩一直有不錯的印象,謙讓的性格與溫和的語氣,一點也不像粗魯的莊稼漢,儘管過去一直偽裝成女孩子作為旅行藝人挣口飯,卻也沒有所謂的"女氣",是個實實在在的好孩子。

  而且自從他來了之後,蛙吹梅雨第一次看到轟焦凍王子肯和他人一起用餐,也是第一次看到王子的表情能夠擁有人味,這可是那位一直以來除了最低限度的傭人以及王室其他人外的接觸都拒絕的小王子第一次表示想和什麼人待在一起。出自女人的直覺,也為了自己的主人,儘管對不起這位溫和的男孩,但她必須想盡辦法將他留下,留在這座石砌的城堡裡,和她的主人一起。

  「因為……我有一個非常暴躁的朋友。一個最好的朋友。」綠谷出久說出這話時,無意識地嘴角失守。

 

  他們生活在南方,那是一個儘管到了冬天也不太寒冷的地方,那裡草地常青,至少在戰火蔓延至他們曾經擁有過的麥田前是如此,鎮子裡的男人被敵君或當地貴族抓走充兵,只留下生產力低微的女人小孩,那年冬天是綠谷出久和爆豪勝己第一次看到雪,一場來的不是時候的雪。

  大雪後是旱災,連續幾個月沒有下雨,莊稼枯亡,河川乾涸,不到一年原本豐饒的小鎮便瀕臨鬼城,有許多人餓死,有更多的孩子被賣到別的地方,心如刀割的母親將孩子送上載往大城市的牛車,只求孩子能在其他地方活的好好的,而自己則留在這裡,等待不知何時會回來或者不會回來的丈夫,希冀總有一天和丈夫到城市裡去尋找被自己送走的孩子。但留在小鎮的人幾乎都死再一個月後的鼠疫裡。綠谷和爆豪是第一批被送走的孩子,在搖搖晃晃並且坐上去非常不舒服的牛車裡,那時不到十歲的綠谷經常在半夜驚醒,抓著爆豪勝己的手不敢放,怕放了連他也不見了。

  他們兩人找到的東家並不算差,雖然也是有一餐沒一餐,但總比會虐待孩子出氣的人家要好,就在他們十一歲那年,那時戰火還沒停歇,他們因為爆豪和東家的兒子發生衝突而被趕出來。原本綠谷是不用走的,但他看著被打的皮開肉綻的爆豪,明明疼的眼匡泛淚、嘴唇厥的比天高卻一聲不吭。他怕他不見了。綠谷便帶著自己偷偷存的錢和爆豪一起走了。還是在半夜偷偷溜走的,因為爆豪還偷拿了女主人一套好衣服,想著變賣了當路費。

  但那件衣服並沒有被賣掉,反而成了綠谷的第一件舞衣。

  「那時候勝己還不會玩火,他玩樂器,他很厲害不管什麼一學就會!但我就不行了……」綠谷出久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自己的臉,現在想一想,他確實是跟著爆豪過了一段苦日子,但就算回到過去,回到十一歲的秋天,他還是會跟著爆豪一起走,就像現在一樣。

  「他是家人。」

04-完



突然發現我焦凍的羅馬拼音是不是打錯了(ˊOwOˋ)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