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我不會取標題

*AUAUAU(重要的事要說三次)

*歐相

*就是發神經

*誰來幫我想標題

*我只是發神經了

 @瘦 


  今天隔壁難得很吵。相澤從被窩裡一臉疲倦的爬起來,鬧鐘表示現在九點這代表他才剛睡了三個小時,同時他第一次聽到聲音在白天從隔壁傳過來。相澤隔壁住的是一個單身漢,早出晚歸的樸實大漢,雖說是大漢但身上那幾兩肉卻稱不上壯碩,反而給人一種過於瘦弱的感覺,但這對現在只想死在床上的相澤來說,不管隔壁大漢平時給人的印象多好都不能阻止他此刻的歇斯底里以及狂躁。

  在聽到小孩子高頻音調的那瞬間相澤想垂牆。

  但吵鬧並沒有持續很久,反而從門廊那邊傳來了咖拉的鎖門聲,似乎是出門了,得到安靜的相澤重新趴回床上,把臉埋進軟綿綿的羽毛枕頭裡,三秒內進入深層睡眠。

  當他再次醒來時是晚上八點,並且隔壁傳來的小孩子聲音證明他白天並不是在作夢。隔壁明明是個單身漢為啥會跑出個小鬼頭來?相澤刷牙的時候莫名的想,但他也是單身漢也和一個死小鬼同居(雖然那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這樣想一想那一直沒什麼焦急的鄰居家裡突然出現小孩的聲響也不是什麼怪事。

  才怪。

  不怎麼和他人交流的相澤平時並沒有很熱切的交流鄰里感情,以及他最後一次見到隔壁的金髮大漢似乎是上個月或者上上個月的事,但他還挺確定隔壁的性格還挺好的是個忠厚老實人,還是當警察還是消防員或者志工什麼的反正就是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工作,於是相澤第一時間從腦袋裡剔除了誘拐的可能性。

 

  「白痴老哥,你貼在牆上幹什麼?」灰色的亂糟糟頭髮,臉上帶著殺馬特的手型面具,手上提著外帶的死柄木弔回到家看到的就是他那晝伏夜出簡直是吸血鬼的哥哥詭異的趴在牆上的畫面。


评论 ( 7 )
热度 ( 22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