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想要個性的話只要從頂樓一個狗爬式——

*發病了

*不甜



  貯存在裝備中的火力零距離正中那位大英雄,心操的手臂發出喀嚓的聲音,聽著就覺得肩膀不妙,即使如此心操也撐著自己的右手將他們目前擁有的最大火力沒有意思浪費的轟向歐魯邁特,巨大的爆炸毀壞了週遭的建築物,燦爛的火光後四周彷彿戰亂後的斷垣廢墟。

  「快跑起來渣宰!」心操聽到他的搭檔這麼喊,轉過頭就看見那位戰鬥怪物已經藉著爆炸的反作用力向逃生門的方向衝出有百米遠,心操用受傷的肩膀抬起那重量不輕的護手勉勉強強的跟上,身體資質不佳的他自然跟不上天資優渥的爆豪勝己,隨著對方加速爆炸的威力越來越快兩個人的距離也越差越遠。

  果然那傢伙是天資優異的怪物,而且還沒同伴意識……。當心操被無傷起身的歐魯邁特打倒在地,看著沒有意思遲疑往前狂奔的爆豪時他這麼想著。

  「這段時間你進步快速,心操少年,我再次相信你可以成為好英雄。」心操聽見歐魯邁特這麼說,然而被踩在腳下的他一點也不高興,他抬起頭逆光去看那高大的英雄,然後看著那人向前一跳(當然腳底已經離開他了),去追跑向逃生出口的爆豪勝己。

  心操人使在地上趴了幾秒,真的就幾秒,他想要是在趴久一點的話那他根本不用起來了,和瀰漫全身的疼痛一起,像著前方邁開腳步前進。。

 

  「小勝……你真的不回去看看心操同學嗎?」

  「閉嘴deku!歐魯邁特要是追上來就換我用最大火力來給他好看!」

  「是嗎?那然後呢?」爆豪勝己發愣,最強的敵人毫無預警的出現在他左側,並且給他的腹部來了一拳,熟悉的向後飛去的感覺,胃酸逆流的感覺這是今天第二次,純粹的實力差距讓那個蠢的要死的逃生門像飛到了幾光年之外。

  「爆豪少年,儘管是現在你也使出類拔萃的存在。」歐魯邁特對四肢着地不停乾嘔的少年露出一貫的笑容,「但我想,你或許該找到辦法去接受你的另一個……嗯、個性。」歐魯邁特停頓了幾秒,新人教師絞盡腦汁去形容爆豪勝己時不時會對著空氣對話(或者單方面嘶吼)的行為,爆豪勝己可以看到只有他能看到的東西,班上其他人把這歸為爆豪勝己除開爆炸外的另一個個性,儘管覺得這個名詞不太適合形容,但一時之間不怎麼理解青少年的歐魯邁特也想不到其他能夠代替的詞。

  「這才他媽的不是我的個性……」停下乾嘔的爆豪勝己回道,幾乎是煩躁的,猩紅色的眼睛瞪著提起這件事的歐魯邁特,他恨死將這件事稱作他的個性的所有人,這簡直是他爆豪勝己的人生污點。

 

  「小勝你沒事吧?」

 

  就憑這種東西——

 

  「你看起來好痛……」

 

  就憑那個弱小無能的deku——

 

  綠色卷髮、穿著病服的男孩漂浮在半空中,伸出的半透明的手穿過了爆豪勝己的肩膀。

 

  ——怎麼算的上他的個性!

 

  毫無鋪墊的大規模爆炸被歐魯邁特輕而易舉的躲開,沒有蓄積力量的小規模攻擊對他來說根本不痛不癢,就像抓住一條瘋狗,歐魯邁特輕而易舉的抓住爆豪勝己的腳踝並且向建築物丟去,撞上的衝擊揚起沙塵,他看到進入視線範圍的心操,手上還帶著已經不能使用爆炸的手榴彈型裝備,剩下的時間還很長,他完全能夠另兩個人喪失行動能力直到結束。

  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

 

 

  爆豪勝己是在保健室醒來的,外傷都已經治療好,就是感到特別疲累,生理上的;當他看到一旁的綠谷出久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不時還穿透椅子跌下去,這令他的疲憊更上層樓,心理上的。

  這個綠谷出久跟著他已經有一年半,從進路調查表公佈的隔天開始。

  綠谷出久圓睜著他那雙蠢透了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爆豪勝己,一開始明顯寫在臉上的畏懼早已消失無蹤,感覺上就像時間倒退到上國中前……或者更早以前,當時他還不介意綠谷出久同其他人一樣跟在自己身後。

  「小勝我跟你說,大家都好厲害喔!有一半的組別打倒老師喔!」爆豪勝己蠻不在乎的聽著綠谷出久說著,看來他暈過去後綠谷出久就自己到處晃了,對於這件事爆豪不想表示意見。

  綠谷出久興致勃勃的說著他看到的對戰過程以及分析,爆豪想這傢伙之前寫的很盡興的筆記本上也全都是這種碎碎念吧,那本被他爆破後丟到後方水池的筆記本。

  最先出現的是切島銳兒郎,那個在班上和他稱的上朋友關係的樂天熱血少年,他激動的敘述爆豪已經從綠谷出久那聽來的戰鬥細節,以及許多語無倫次,第二個是白癡臉,那個被爆豪勝己定位為小跟班的帥小伙,當他垂頭喪氣的表示逃不過暑期輔導時,爆豪看見綠谷出久伸手去拍白癡臉的背,並且穿過了,爆豪看著綠谷急急的收回手在心中深深的覺得這傢伙是白痴。

  離開學校時天邊還有淺淺的橘,他走上和平常不太相同的道路,到了他不常來的醫院,走進那間熟悉的病房,這一切發生時綠谷出久都跟在他身後。

  冰冷的儀器顯示躺在床上的人一切正常,然後爆豪勝己看著綠谷出久坐在床沿,伸出手輕輕碰了幾乎沒有溫度的臉頰,沒有透過去。綠谷出久露出笑容,會令爆豪勝己非常不爽的那種。

  綠谷出久逐漸的消失了,最後留下爆豪勝己和一屋子冰冷的機器。

  當他要離開時房門先被打開了,進來的是綠谷出久的母親,那位和藹的夫人,雙眼下方有著深深的黑色,綠谷夫人向爆豪勝己露出了笑容,非常疲憊的那種。

  他曾經看過綠谷出久擁抱自己的母親,然後當綠谷夫人離開時毫無阻攔的穿過綠谷出久的身體,那時綠谷臉上的笑容就和綠谷夫人現在一樣,爆豪勝己不自覺的蹙起眉,向綠谷夫人點點頭便離開病房,在電梯裡焦躁的看著電子儀,離開醫院的大門忍不住狂奔。

 

  這才他媽的不是他的個性。

 

  綠谷出久從那棟教學大樓的屋頂跳了下去,得到了靈魂出竅的個性。

评论 ( 20 )
热度 ( 66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