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莞爾

中中

*靈感來自 @瘦 

*寄生

*勝出

*有點短小

*太久沒寫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時間跨度


  那是一塊小指指甲大小的半透明綠色硬物,正正鑲嵌在鎖骨凹陷處,綠谷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推推那塊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體上的鱗片,他感覺到手指的溫熱以及搔癢,就像不規矩的男孩以及他不規矩的手指玩鬧的戳向旁邊人的腰部等敏感地帶那種陣陣搔癢。

  這個……大概或許應該沒關係?綠谷吞了吞口水,他希望這塊鱗片如他想像般不會造成任何問題,畢竟只是一塊鱗片而已。綠谷拍拍自己的臉頰,覺得鏡子裡的自己比剛才看上去要振作了一點,他快速梳洗,卻在擦完臉後發生了小意外。

  綠谷發誓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扯下毛巾架的,他看著即匆匆出現在浴室門前的母親以及手中握著的塑膠桿子,幾秒或者幾分鐘前這跟桿子還牢牢的在浴室牆上,但它現在卻出現在綠谷出久手上,而且他感覺的到自己把這個內涵實心鋼的桿子掐凹了。

  他向一臉擔憂的母親解釋自己滑了一下隨手一抓一用力就把毛巾架扯了下來,這個藉口因為一開始向母親透露的個性內容就是特殊的力量增強型而得到完善,最終綠谷太太只是叨念著:「沒事不要嚇我。」之類的話語回到客廳,而綠谷出久這時才仔仔細細的檢查螺絲接口的斷面,確實是被拉扯變形,雖然這種是在OFA的加持下非常簡單,但綠谷根本沒有記憶自己是怎麼開啟OFA又為什麼要去扯這跟無辜的毛巾架。

  鏡子中少年的雙眼只在一瞬間閃耀著詭異的螢光綠色。

 

  當綠谷回到學校時他看到了好久不見的爆豪勝己,身上有些傷,最明顯的是臉上的繃帶,橫跨左右臉頰和鼻樑,以及左手上手臂也被繃帶包裹,但這段時間和他同行的上鳴更加慘的多,就差沒有被包成木乃伊。

  看到好友從任務中回來的切島很高興,一如既往的無視爆豪勝己的糟糕態度上前攀談,而綠谷則是從旁邊走了過去,低著頭,拒絕眼神交流,卻在經過的那瞬間不自然的捂住靠近爆豪那一側的耳朵並且忍不住的肩膀僵硬。他聽到了爆豪勝己的呼吸聲就在他耳邊,那幾乎讓他想起幾個月前發生的事。那種實在是過於惡劣並且無法用玩笑一笑了之的事。

  「小久同學!有吃過午飯才來吧?」麗日御茶子出現在綠谷出久面前,左轉右晃確定綠谷身上沒有出現任何新傷口,天知道她聽說那場大爆炸發生在離綠谷不遠處時有多麼擔心,她擔心眼前的男孩一股腦的紮進活動後又不顧自己的安危,現在看到他雖然臉色不好但至少沒有外傷也足夠欣慰了。

  「在家裡吃過才來的。」綠谷出久對著麗日傻傻的笑了。他現在已經習慣即使正常進食仍然感覺到空洞的胃,不過他認為情況有所好轉,感覺是一直沉睡的肝醣終於發揮作用,飢餓的狀況不再那麼頻繁,雖然他還是很在意早上吐在洗手台的令人不明覺厲的螢光綠物體。

  下午三點他們這些少年英雄換上自己的戰鬥服,前往被害地區進行重整工作已經是他們的例行事項,然而坐上大巴時綠谷深深覺得今天不是他的日子。他和耳郎打招呼時耳郎正無情的嘲諷上鳴的繃帶頭,綠谷看到繃帶底下的雙眼眨巴眨巴的裝出可憐的樣子,切島從背後攬了他的肩膀,老大哥的氣質一如既往,最後切島拉著綠谷坐下,旁邊剛好坐了閉目養神的爆豪勝己。

  一路上綠谷出久覺得自己被套了僵直狀態,即使是上鳴耳郎的雙簧和巴士轟隆轟隆的聲音也沒法蓋去爆豪勝己的呼吸聲,儘管一路上切島和他聊著許多事,從天南聊到地北也沒辦法分散他的注意力讓他不再去關注爆豪勝己隨著車況微微晃動的眼睫。他覺得自己看到了長長的睫毛前端晃動的軌跡,那像微風輕拂過的狗尾巴草,在春天細細斜雨的早晨輕輕晃盪。

  「難得爆豪睡的這麼熟,說起來他才又解決一個事件。」切島越過綠谷伸手去戳爆豪勝己的臉頰,毫無意外的得到對方一雙白眼。

  僅僅一瞬間的對視。

  「嗚哇好鄙視的眼神……綠谷?你的臉好紅,發燒了?」

  他知道原因,僅僅是那一眼罷了,但他覺得身體裡有什麼在躁動,鱗片向左的位置不可思議的發燙,最終燃燒的火焰來到他的臉頰。

  巴士在這時候到達目的地,這是在一次恐怖攻擊中被破壞的城市,現在僅剩一些雜魚罪犯將廢棄的房子當作自己的鼠窟以及毒品交易場所,他們這次就是要將這些人清出這個地區。

  綠谷是最後下車的,他的心跳仍然躁動著。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