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記得或不記得的那些小時了了

*很多廢話

*基本都是廢話

*純粹發病了

*OOC



  起因是發目明,那個只對發明"baby"們投注所有熱血興趣的少女。

  運動會過後綠谷和發目的交流並沒有斷,除了共同興趣的話題外發目也經常拿她最新或重新改良的道具希望綠谷幫她實驗一下,好人綠谷自然不會拒絕,於是他今天也從發目那裡拿來一個看不出所以然的小小的金屬盒子,一頭霧水的走進教室。

  今天的時間太趕導致發目還沒來得及像綠谷解釋這個小盒子的作用就被剛好路過的後勤科班導抓走,獨留來不及將盒子還給發目的綠谷呆呆站著。於是這個盒子被注目了?

  「禮物?」

  「不,這是後勤科同學製作的道具,希望我幫她實驗。」

  這是短暫的下課時間綠谷和後方峰田的對話。綠谷將盒子放在抽屜裡,想等到午休,時間充裕也方便發目講解這個道具的功用,然而午休時綠谷拿著這個盒子走到後勤科卻發現發目被老師叫過去,這次似乎是差點炸掉發明工坊,以後勤科同學們的描述一個午休是回不來了,所以綠谷只能將盒子拿回去繼續等到放學。

  慘劇的發生是在下午第二節課。上一節課進行到一半任教的午夜就被請去處理緊急情況,直到現在還沒回來,已經習慣老師們在上課到一半時出走的1-A也習以為常的開始自習。

  並且每次每次都會有那麼幾個人坐不住。

  在午夜離開的一個小時後,性格開朗外向的葉隱透一雙手拍在桌子上霸氣十足的看起來,十九人的視線聚焦在她身上,然後她說道:「來玩真心話大冒險吧!」有著同樣開頭的遊戲多不勝數,之前已經玩過國王遊戲、扳手腕大賽、Pocky以及詞語接龍等小孩子氣的遊戲。

  「還是要抽籤吧!」蘆戶將早有準備的籤筒拿出來,在第二次的扳手腕大賽分組時這個籤桶就問世了並且常駐在班級櫥櫃裡。

  一開始總是平靜無波的,最先被抽到的人有蛙吹、障子、砂滕等人,然而第五個人的切島也選擇真心話時作為發起人的葉隱感到不滿。

  「這樣子一點都不刺激嘛!沒人選大冒險的話就玩不起來了啊——啊!」葉隱激動的蹦跳,往後一撞卻是撞到了後方的綠谷,而綠谷又撞到自己的桌子,抽屜裡那個早上發目明給的小盒子掉在地上,金屬撞擊地面發出清脆的響聲,但葉隱最後的叫聲卻不是因為桌子倒了,而是有陣白煙從小盒子裡飄散,瞬間方圓一公尺的同學被壟罩在煙霧中,咳嗽的聲音從看不見內裡的煙霧傳來。奇怪的白煙沒有持續很久,不過幾秒的時間便煙消雲散,煙霧中的幾個人看起來也沒有什麼變化更沒有受傷的樣子。

  「廢久!那是什麼東西啊!」首先爆發的是爆豪,剛才他就站在離綠谷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也算是煙霧中心,當然他是不可能被煙霧這種東西給嗆到的,只是扯到綠谷他總是會那麼的生氣。

  「嗯……那是發目同學給我的東西。小勝你不要總是這麼生氣嘛聽說生氣會有抬頭紋喔……」綠谷死死的捂住他剛才還在說話的嘴,綠色的眼睛睜的大大的然而茫茫然,好像他剛才是喝醉酒在說鬼話這一瞬間又酒醒了,但他確實記得自己剛才說了什麼,並且其他人也聽到了,同時用和綠谷一樣茫茫然的雙眼看著綠谷。至於爆豪則是待在原地,甚至忘了要揪住綠谷的衣領狠狠來一拳。

  「原來綠谷同學也會損人啊,第一次聽到還挺新鮮的。」說話的是後方的葉隱,這倒是她平常說話的語氣,直來直往的甚至來不及在意自己使用的詞適不適合就脫口而出。如果剛才說爆豪會有抬頭紋的是葉隱的話想必大家也不會過於驚訝,但問題就在於剛才這麼說的是綠谷。

  是那個不管爆豪再無理取鬧並且強人所難也只是苦笑以對,唯一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和爆豪對著幹還只有在那一次的對人戰鬥實習上的綠谷!

  萬眾矚目下,綠谷再次開口:「嗚、我不是故意這麼說的,但是小勝你真的要控制自己的脾氣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更年嗚……!」語尾被扼殺在自己的手掌裡,對於自己的嘴及舌頭及聲道似乎失去了控制權的綠谷只能用手鉗制自己的嘴巴讓自己不要再說出會讓爆豪更加失控的話。

  當然他才不會說其實他有時候真的會覺得小勝就像怪物一樣含血噴人……「我說出來了?」

  距離最近的飯田皺著眉,儘管眼鏡反光也感覺的出來他可惜的眼神,就好像在說綠谷你是我見過很好的人可惜這麼年輕就要走了,然後點頭。

  喔喔喔他覺得自己要死了。

  「你說什麼啊廢久!說誰是怪物誰會有抬頭紋誰是更年期啊!該死的你這個弱小路人根本就該是人質A的傢伙憑什麼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啊!混帳你就該躲在我後面當個廢柴強什麼出頭來什麼雄英啊!」

  「雖然我聽到一大堆罵人的話,但是『躲在我後面』怎麼聽著都像連續劇裡傲嬌男主角的台詞……」同樣是煙霧受害者的切島在人群前這麼說,和綠谷同樣的說完後捂住自己的嘴,一臉震驚。「我沒有想吐嘈的意思我只是想說爆豪你不要這麼咄咄逼人更何況綠谷說的也沒錯,還有為什麼是人質A啊一般不都是路人A或炮灰A嗎?」

  「切島同學你的重點擺錯了!拜託不要糾結這個點這樣我會想起來小時候玩英雄遊戲每次小勝都叫我當人質然後自己當英雄的事情啊!」綠谷無法控制自己開口,儘管他知道這些話一旦說出來就會讓自己後悔的想死但他還是忍不住。

  發目同學你到底給了我什麼啊啊啊——?這句發至內心的疑問也在想到的沒幾秒後蹦出綠谷的雙唇。

  「該不會,那團煙霧可以讓人不由自主的說出真心話吧!」葉隱驚呼,剛才被霧壟罩的總共就她、綠谷、爆豪和切島四個人,而現在有不自覺亂講話的狀況的也只有這四個人,尤其剛才綠谷所說那個金屬盒子是發目給的,那位後勤科的發明少女所做出來的東西大多實用且好用但也會有許多奇怪的發明物。一切情況都將真相串聯起來了。

  「混帳廢久我要宰了你!」爆豪的衝動不只表現在神表情,同時表現在兩手上不斷冒出的爆炸,要不是會硬化的切島免強攔著爆豪真的會現在就撲到綠谷身上並且讓他吃上好幾計爆炸,最少也要到綠谷腦震盪為止。

  「小勝你真的很過分!每次不順你的意就用暴力威脅!雖然每次你說要宰掉我但都不會真的下重手這一點還是挺好的。」

  「你說什麼廢久!你敢再說一次試試看!你以為沒有我你可以平安長到這麼大嗎?哈?要不是我你現在連在哪裡是死是活都沒人知道好吧!」

  「什麼啊我完全聽不懂啊小勝!真要說的話每次你調皮搗蛋鬧到阿姨生氣拿著菜刀追你也是我阻止的!」

  「那算個毛啊!不是我的話你現在早就被不知名的噁心怪大叔拐走了好不好?你是裝的還是真的那麼蠢只要一個歐爾麥特的玩具就可以跟著奇怪的大叔走啊你這個蠢貨!」

  「我不記得什麼怪叔叔啊?」

  「小學一年級九月的第二個禮拜三!提早放學的時候不就有個戴方框眼鏡的大叔拿著做的很爛的歐爾麥特娃娃給你你還想跟他走嗎你個白痴!」

  「那是住在三樓的本田叔叔啦!你不要連認識十幾年的鄰居的臉都不記得好不好?」

  「就因為是熟人才危險啊你他媽白痴!」

  「你還不是一樣每次都去跟高年級打架!雖然大部分都會贏的樣子真的挺帥的但是打到腦袋什麼的還是很危險的好不好!尤其小孩子的時候都還不太能掌握個性的你還每次都要我先回家!我留在旁邊你還會生我的氣,我才只能每次都躲在樹後面偷看!」

  「那是因為你在旁邊很危險啊!你他媽就一個無個性還要待在旁邊那才是最危險的吧!我還要分神保護你根本就是要害我輸的吧混帳!」爆豪激動的舉起中指,咬牙切齒雙目上吊的可怕神情猶如運動會頒獎時的神表情。

  世界安靜了。

 

  午夜是在第三節課時回來的,她看著鴉雀無聲的1-A,尤其坐在窗邊的綠谷雙手手掌掩面臉紅到耳根子去,前面的爆豪更是直接趴在桌上不打算起來了。


评论 ( 24 )
热度 ( 107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