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If he die young

BGM:If I die young

 

If he die young bury him in satin

  那天早上下著冷雨,一點一點刺痛了骨髓。

  空氣中還有煙硝的味道,還有鮮血,還有令人碎心的哭號。不可一世的少年怒吼著那個人的名子,直到喉嚨撕裂嘴裡嚐到了鮮甜的血,他的眼淚足以填滿大海,填滿大海後少年將抱著他懷裡的人一起墜入那片深藍,下沉、下沉……直到耳邊只剩無際的寂靜,直到只剩他的尖叫聲空洞的迴響著。

  被雨水冰冷的指尖輕輕的描繪那人的眼睛,它們曾經比波光粼粼的湖面還要閃耀;描繪那人的臉頰,曾經染上的玫瑰色如今只剩蒼白;描繪那人的嘴唇,那曾經是他最喜歡的笑容,如今淺淺的弧度化作重擊襲向少年此時虛弱的軀體。儘管到最後那個人也對少年露出溫柔的笑容,儘管在綠谷出久的最後。

  爆豪勝己從來不知道原來一個人可以這麼痛。

 

  他甚至還沒對他說過喜歡。

 

Lay him down on a bed of roses

 

  他們找來了很多花放在他旁邊,大多是不知名的野花。

  她沒有哭,她本來以為自己會哭。躺在那裡的是少女曾經喜歡過的男孩,那個有點小透明、土土的男孩,如今一臉沉靜的躺在那片花床上,她不可避免的感覺到那股椎心之痛,然而這陣痛沒有令她如想像中難受,只是像空氣、像不知何處吹來的微風,一點一點撥動她的心,隱隱發疼。

  她喜歡那個男孩的笑臉,靦腆的、純粹的笑容;她喜歡那個男孩說話的語氣,溫和中非常認真的聲音;她喜歡那個男孩直視前方的眼神,不曾有東西使男孩停下追逐夢想的腳步;她喜歡那個男孩,好喜歡好喜歡,喜歡他的心,他的一切,這是她第一次知道自己原來這麼喜歡綠谷出久。

  麗日御茶子本來以為自己可以不哭。

 

  她本來不想在他面前哭,儘管他再也看不到了,也不會來安慰她了。

 

Sink him in the river at dawn

 

  陽光像圍幕般灑了下來,他仍然痛苦到不能呼吸。

  他佇立在那裡,像座石像。如果沒有人來,他可以待在那裡一千年、一萬年,直到少年睜開眼睛,他要讓少年一睜開眼就可以看見他。如果少年還會睜開眼睛的話。陽光很暖,少年浸沐在陽光之中,但再強烈的火燄都已經無法讓少年逐漸僵硬的手腳再次溫暖起來,他的火燄也一樣。更何況他也從來不是太陽。

  少年才是太陽,是黎明,是讓他曾經冰凍的心消融的、溫柔的、執著而又強大的太陽。他曾經憎惡自己的父親,是少年讓他忘了仇恨;他曾經逃避自己的火燄,是少年讓他去接受自己的力量;他曾經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去愛人或者得到愛,是綠谷出久對他伸出了手,他才知道喜歡這件事是如此幸福。

  轟焦凍的黎明在也不會回來了。

 

  在他心底的他卻怎麼樣也抹不掉了。

 

Send him away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喜歡。」」」





*我、要去閉關了

*五月見(看到我偷跑上來請把我踹回去拜託拜託

评论 ( 11 )
热度 ( 69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