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那是孩提時經常做的一個夢——

  夢境中很明亮,不如說就是一片空白,雖然有立足點卻模模糊糊的……像在飛行中的飛機走道上站著,好像要掉下去了又好像不會掉下去,一切如此不安。在那樣純白色的世界裡我開始行走,在不知道盡頭也看不到起點的世界裡。

  不停不停的走著。

  第一次做這個夢的時候,那時候醒過來的我第一眼看見的東西,是宛如夢中世界般死白的醫院的天花板。

 

  「焦凍,眼睛還會痛嗎?」

  「不會了,姊姊。」

 

  那段時間開始,我頻繁的在夢中的世界行走,我發現在那個世界裡我可以輕易做到超人般的行為,但即使在全白的世界中跳躍、奔跑,一轉過頭卻什麼痕跡也沒有,有的僅僅是不會改變的空白。

  意外的,我並沒有什麼感覺。

  我並不喜歡那個夢,也不討厭,更別說害怕的情緒,那絕非是什麼噩夢。僅僅是屬於我一個人的世界。

 

  「雖然疤痕可能會留下,但眼睛方面沒有什麼問題是不幸中的大幸,轟先生。」

  「視力沒有出問題就好。」

 

  那是個很奇妙的世界,或者說畢竟是我的夢,我很高興自己在那個世界裡使不出火焰的個性。我在右手上造出冰塊,然後它們便朝沒有底部的下方掉落。

  我盡量不在夢中的世界使用個性,不只是無法使用的火焰,畢竟,就算造出了巨大的冰山也只會往下掉落而已,而且那還會讓周圍變的很冷,冷得我不停發抖,但我沒辦法決定究竟醒過來或者留在這裡忍受寒冷哪一個比較好受。

 

  「那個啊、轟同學的左眼真的好可怕。」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想繼續走下去,我只是環顧四周。

 

  「轟同學很帥氣,果然是大英雄安德瓦的兒子。」

  「之後也會成為像你爸爸那樣的英雄對吧?」

 

  不,我才不想變成他那樣。

 

  「你知道個性婚姻嗎?」

 

  我向後方倒去,於是我也和那些冰塊一樣,開始往下墜落。

  儘管我感覺到自己在往下掉,但實際上一點實感都沒有,真是矛盾。

  僅僅是一瞬間,我在這個全白的、死寂的、夢中的世界看到了有別於那一成不變的空洞的東西,那東西似乎在閃閃發光。

 

  「那是,你自己的力量啊!」

 

  我,看到了光。

 

  「轟同學,下午的課要開始了。」

  醒來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到肌肉僵硬,墊在下方的右手臂開始發麻。

  看清眼前的人,那是一雙溫柔清澈的綠色眼珠,我在他的眼裡看見了自己的倒影,臉頰上還有睡著時壓出的紅印。

  「快遲到了,去換戰鬥服吧。」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伸手抓了我還在發麻的手臂。

  「我睡了很久?」

  「嗯?」

  「我只是覺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



我感覺不到手感浪子回頭的跡象(哭奔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