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Silence

*關於昏迷的人其實可以聽到別人在說什麼這件事

*關於意志力



  當綠谷出久走進病房時已是午後三時,眼皮底下累積著厚厚的黑眼圈,到現在為止他已經有四十八小時的時間從未闔眼——或者中間不知何時他曾經暈過去,但綠谷確定他在這兩天內闔眼從未超過十分鐘。

  儘管這麼做也只能聽見儀器的聲音,他還是保持清醒。

  綠谷躡手躡腳的移動,像害怕吵醒腳邊熟睡的貓一般,他走到了房間中心、病床旁,病床上躺著一個像骷髏的人,全身插滿細細長長一圈繞著一圈的管子,口鼻被氧氣罩覆蓋,蓋在薄被底下的胸膛彷彿不曾起伏,然而儀器上的光點顯示這個人還活著,他的心臟還要跳動,他還借助著機器呼吸,所以他還活著。

  這又代表了什麼嗎?突然地,毫無徵兆地,這樣的想法出現在綠谷腦海。或許是他真的需要去睡一覺又或許不是,總之他這麼想了,不知何時豆大的淚珠滑過臉龐,滴在那人幾乎沒有溫度的手背上。

  綠谷知道他該說什麼,他知道只有他不能保持沉默。

  「歐魯邁特……」像幾個世紀沒有開口的喉嚨吐出喑啞的名子,他的呼吸帶著重重的鼻音。「已經、沒事了喔。」他試著想笑,拉扯嘴角,如果面前有張鏡子,那麼出現的一定是一張可笑的臉吧。

 

  刺破耳膜的噪音,綠谷出久哭了起來。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