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藉口(下)

*灰與幻想的格林姆加爾,馬納多X哈爾希洛

*請相信我是真的很喜歡摩莉莉她超可愛的

*結尾暴走

*第一人稱和第三人稱的轉換還是卡卡,我以前到底怎麼寫的完全忘了(我想狗帶

*最近會開始寫我的英雄學院


  我再一次在夢中見到了馬納多。

  馬納多就坐在那裡,穿著以白色為主的神官短袍,手裡拿著他那把有些老舊的短杖,這時候馬納多的表情是怎麼樣的呢?我發現我看不清楚了。

  醒來時我看著好久不見的義勇兵宿舍上舖床底,右手保持著沒有伸出去的模樣,我就這麼睜著眼睛好久好久,眼淚終於從眼尾滑了下去。

 

  當哈爾希洛從盜賊公會的地窖中爬出來時已是精疲力盡的第六天早上,儘管期間受了傷也會被芭芭拉老師找來的神官治癒,但流失的血和精神卻不是光魔法可以彌補回來的,此時此刻的哈爾希洛只想躺倒在某個地方大睡三天三夜。

  「不要死在這裡喔,我可不會付錢幫你火葬。」在哈爾希洛後面離開地窖的芭芭拉老師在經過哈爾希洛身邊時毫不留情的用高跟鞋的鞋跟踹了哈爾希洛的側腹,這一下令哈爾希洛蜷起身子,就像被煮熟的鮮紅蝦子那樣,痛苦的呻吟從嘴唇溜了出來,儘管如此罪魁禍首的芭芭拉老師也一點都沒有同情的意思。

  當哈爾希洛從地上爬起來時已經是一個小時過後,廣場上大鐘的鐘聲從遠遠的東方傳來。哈爾希洛拖著腳步移動到盜賊公會大廳,但說真的,雖說是大廳但不過就是一個稍為寬敞的房間,物品散亂的堆在角落,唯一看上去乾淨的只有位在房間中央的那張木紋桌子,芭芭拉老師正坐在那張桌子的後方,翹著二郎腿,透過微弱的煤油燈光觀察自己已經不能再漂亮的指甲。

  哈爾希洛將數枚銀幣及一兩枚金幣放在桌上,芭芭拉老師連抬頭看他一眼都沒有,只說了聲:「謝謝惠顧——」語尾的上揚令哈爾希洛以為空氣中冒出了愛心的符號,至於為什麼會這麼想?反正就跟之前總是會突然想起什麼又馬上忘記的情況是一樣的吧。

  距離與摩莉莉約好的晚餐還有一個下午的時間,哈爾希洛決定在這段時間在市集上到處逛逛,添購一些生活必需品——如果他選擇回到義勇兵宿舍去,一定會睡得不醒人事進而放摩莉莉鴿子吧。

  在踏入市集街口時,哈爾希洛一眼就看見了那個令他很懷念的烤肉串攤子。

  仍然是那股熟悉的味道,令在公會三餐都吃不飽的哈爾希洛口水直流,走到攤子前就直接要了兩串,坐在攤子旁邊的小凳子上細細品嚐鮮嫩多汁的烤肉串,熱呼呼的香氣直直灌進哈爾希洛的鼻腔,在味蕾和嗅覺的雙重享受夾擊下,哈爾希洛不知道為什麼他會流眼淚,豆大的淚珠一顆一顆的從眼框裡溢出來,那模樣悽慘的店老闆都想趕走哈爾希洛以免影響生意。

  來到歐魯達納的第一天哈爾希洛漫無目的的在街上到處晃,必須蒐集情報卻不敢向別人搭話,甚至還迷了路,連義勇兵公會都回不去的時候是馬納多帶著他走的,從一開始,到他們組隊前往森林,到歐姆達,一直一直都是馬納多帶領著他,但現在的哈爾希洛卻連馬納多的樣子都想不起來了。

 

  為什麼明明想不起來你的模樣了,心卻還是這麼痛呢?

  早知道會這樣的話,那時候直接問他就好了。

 

  當摩莉莉和安娜小姐到達餐廳時哈爾希洛已經站在餐廳門口前,背部倚靠著店家的圍牆,頭低低的望著下方被自己踩著的雜草,腳尖有一下沒一下的點著那已經被他踩的萎靡不振的雜草。原本就必須低頭才能看著哈爾希洛的摩莉莉在哈爾希洛面朝地面時是沒辦法看到他的表情的,但身材嬌小的安娜小姐只消抬頭就可以看到此時哈爾希洛的模樣,基本上安娜小姐是直接叫了出來,因為此時哈爾希洛那雙愛睏的眼睛佈滿了血絲,眼袋還腫腫的看起來就是好幾天沒睡覺一副瀕臨死亡的模樣。或者剛剛大哭了一場。

  對於自己眼睛的解釋,哈爾希洛只是說了被盜賊公會的導師操狠了,接著頭也不回的走進餐廳裡。

  餐廳裡的氣氛很熱鬧,四周都有人吆喝著吃飯喝酒,只有哈爾希洛這一桌保持著尷尬的寂靜。

  這一餐很安靜,就連不擅長看氣氛的安娜小姐也只是狼吞虎嚥的把食物塞進嘴裡,不協調的氣氛傳遞的很快,以哈爾希洛三人這桌為中心,店裡的氣氛開始安靜了下來,這個安靜反而令哈爾希洛感到芒刺在背,他直覺的想要說些什麼,想要說些搞笑的事情或者無聊的事情都好,只要能夠停止安靜,不管是多無聊的話題都無所謂。這刻大概是哈爾希洛最希望藍德出現的一瞬間。

 

  「我接下來問的問題哈爾希洛只要點頭或搖頭就好了。」

  當摩莉莉這麼說的時候,哈爾希洛直覺的想到庫薩克,因為這件事他只有在六天前不小心說溜嘴而已。

  「哈爾希洛有喜歡的人?」點頭。

  「不會放棄?」搖頭。哈爾希洛用右手手掌覆蓋住雙眼,他現在不敢看摩莉莉,即使不看他也猜想的到摩莉莉是怎麼樣的表情,一定會令他心疼到不能自己吧。

  摩莉莉沉默了。

  他們很快將剩下的食物吃完結了帳,走在黃昏的街上準備回到各自訂的旅店,似乎是摩莉莉的意思,安娜小姐先離開了。一直以來哈爾希洛都刻意不和摩莉莉單獨相處,但今天他對安娜小姐的離開並沒有多做表示,很難得的,今天是哈爾希洛跟在摩莉莉的身後,平常摩莉莉都會放慢自己的角落走在哈爾希洛後方,所以哈爾希洛不怎麼常看到摩莉莉的背影。摩莉莉將背部挺的很直,黃昏橘黃色的光線圍繞著摩莉莉的長卷髮,從後方看就像摩莉莉在發著光一樣。

  就在哈爾希洛快要窒息在黃昏裡時,摩莉莉停了下來,並轉過身來面對著哈爾希洛。摩莉莉的雙眼中滿溢的淚水驕傲的不肯掉落。

  「我的喜歡和哈爾希洛的喜歡是一樣的,哈爾希洛不會放棄,所以我也不會放棄。」摩莉莉這麼說。那張精緻的鵝蛋臉上是難得一見的可愛笑容,晶瑩剔透的淚珠終於自眼尾流下。

 

  我抿著嘴。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死命咬著下唇,仰頭正視摩莉莉。我不想哭,一點都不想,我嘗到了血的味道,我知道自己咬破了嘴唇,但除此之外,我什麼都做不到。

  糟糕,超糟糕。感覺現在答應她的話可以得到救贖,但我絕對不想這樣。


评论 ( 4 )
热度 ( 6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