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I dreamed a dream

*死出

*從中間開始崩壞

*考完試回來真的還沒打過半篇像樣的文章啊嗚噫噫噫QAQ




  死柄木弔在一個被拍打的蓬鬆的羽毛枕頭堆裡醒了過來,眼前是不刺眼的鵝黃色的世界,一切都是那麼的蓬鬆鬆暖洋洋,包括正在他懷中安穩的沉睡的綠髮少年,此時此刻就連少年雙頰上的雀斑看在死柄木弔眼裡也顯得可愛。死柄木弔輕輕的觸摸了少年的臉頰,非常柔軟、少年細緻的皮膚的觸感殘留在死柄木弔指尖,他描摹了少年臉上紅潤的色調,他可以毫無顧忌的觸摸少年,擁抱他、觸碰他、緊緊抓住少年的手、十指交扣。

  而少年溫暖的、沒有崩壞的身體以及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他這是一個再美不過的夢境。

 

  當死柄木睜開眼時外面的世界是一片混亂,「和平的象徵」這個存在已經死了,失去抑制力的邪惡在暗處開始蠢動,但他們卻忘了這世界本來就有一群被選拔出來的人,即使被冠上不相稱的名稱,那些人仍然擁有實力,如那些雜魚般空有個性的個體根本不值一題,真正造成了破壞的是少數擁有芯的、能夠被稱為敵人的傢伙。

  然而現在的死柄木一點也不想做任何事。他擁有的敵聯合可以說是現在最具有影響力的團體,同時也是蓄積實力最多的團體,這些都是他的老師為他留下的資產,甚至現在的局勢也是老師為他創造的,死柄木現在最該做的事情就是率領敵聯合招集道具來和元氣大傷的英雄們大戰個三天三夜戰他ㄚ的,反正有黑霧的傳送門要,短時間內在複數地點作亂讓英雄疲於奔命是很簡單的事。

  但現在的他就是什麼也不想做,包括從床上起來去洗把臉。

  如果可以的話現在的死柄木就算要死也不願意離開這張泛黃還有些不明黑色斑點的單人床,當然就算黑霧要脅要把他連人帶床一起丟到太平洋也是,雖然在黑霧真的動手之前他可能就出手滅了黑霧。

  這大概是五月病。看著天花板的死柄木如此判斷自己的病情。雖然五月已經過去很久了。

  "吱呀——"久未保養的門被某個不怕死的打開了,長滿紅銹的門閂發出刺耳難聽的噪音,出現在死柄木眼前的是那個他一直都看的不是很順眼的荼毗還有炒的要死的日美子。

  「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荼毗一副高傲的態度,他幾乎是俯視著半躺在床上的死柄木弔。

  「滾出去。」

 

  死柄木在一次見到夢中的少年是在煙硝瀰漫的雄英學園,在手染鮮血的他對面佔著彷彿破爛布偶的少年,站著那個身體傷痕累累、僅僅一陣風就可以令他倒下的少年。

  儘管身上已經沒有完好的部份,少年還是朝著死柄木衝了過來,在死柄木側身與少年擦肩而過的瞬間,死柄木在空氣中聞到了血的味道。

  那是綠谷出久的血。

  一來一往的互毆持續了很久,然而若不是綠谷出久在來到死柄木面前之前早已和數名敵人血戰耗盡氣力,已經能完全使用One for all的綠谷出久或許會在一個來回之間就將死柄木打飛,但綠谷出久沒能照劇本演出,他沒能在遭遇敵人時將背後留給同伴直奔死柄木弔而來,所以當他被死柄木抓住了右腕時感覺到乃至骨頭都崩解的破壞,這一切都是綠谷出久自己選擇的命運。

  突然之間死柄木想起了很久以前做的那個暖黃色調的夢境,於是他將綠谷出久抱在懷裡。

  懷中的少年崩壞。

  現在的死柄木並沒有在作夢。


评论 ( 25 )
热度 ( 65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