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關於臆測以及忌妒和終曲

*我已經不知道標題是什麼東西了我選擇死亡

*我真的覺得不管出力方式有沒有改進出久最後還是會變成那樣(或者相去不遠的結果)

*我說我本來是想寫甜甜的東西還有多少人會信呢?

*然而我在打前半段的時候真的滿腦子甜蜜蜜標題還想放小情歌

*誰知道放置了一個禮拜之後整個人腦袋都不好了

*對了轟總超級OOC欸誰來打死我






  不到幾分鐘前,敵人組裡擁有爆炸個性的那個男生炸掉了一層樓,現在英雄組裡的不起眼男則乾脆的用拳風轟垮一整棟大樓,似乎是個性對自己造成的傷害,螢幕中綠色頭髮的男孩像一只破爛娃娃般倒了下來。這是轟焦凍第一次正眼看著那個在體能測試中墊底的同班同學。

  然而這沒有令轟焦凍在接下來的學校生活中去注意那名男孩,或者說除了英雄組勝利的當下外,一直到救難訓練前轟焦凍都將那個非常沒有存在感的土氣男孩置之於腦後,本來他來雄英的目的就不是要交朋友,而是要在不使用那個人的個性下成為第一,每天不間斷的訓練中,僅僅是將一小部分心神放在班級上的事情。

 

  他成為了班長,他自己辭去班長的職位,他的手最近好了,他的旁邊一直都有人,他笑起來有點蠢,他的戰鬥服壞了,他跑向了敵人。

 

  在在場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的瞬間,綠谷出久跑向了準備攻擊歐魯邁特的兩名敵人,在轟焦凍面前。幾乎是向前飛去的綠谷出久的雙腳呈現著奇怪的角度,看上去應該是又一次骨折了,理所當然的綠谷出久並不是敵人的威脅,但老師們卻在敵人被擾亂的那短短幾秒到場。

  再接受老師及警方保護後綠谷出久和歐魯邁特一起被送進了保健室,和大部分沒有受傷的班上同學一起移動回班上的轟焦凍不自覺的朝著綠谷出久被送走的方向多看了一眼。為什麼要衝出去?明明歐魯邁特在。僅僅一點小小的疑惑漸漸在轟焦凍心上發芽,然後當轟焦凍發現綠谷出久出現在的機率他眼前大幅提升時已經是運動會前,他看到綠谷出久和歐魯邁特一起走進了教師休息室。

  無法被妥善控制的個性與在英雄科中實在無法稱得上優秀的體能,為什麼歐魯邁特就這麼在意綠谷出久這個人?轟焦凍心中那顆疑惑的芽開始向上抽枝,當嫩綠的葉子冒出來時轟焦凍無法控制的做了他自己也覺得不合理的行為。

  宣戰布告什麼的,對一個並沒有表現出能與他抗衡的強力個性的同學?轟焦凍不得不承認他的心中非常的慌,並沒有任何論點支持,但那兩個人相處時的模樣卻讓他想起曾經在黃昏時的回家路上看過的,走在前方手牽著手其樂融融的父親與幼子,如果真的如他所想,那麼明明無法控制自己個性的綠谷出久仍被歐魯邁特特別注意的原因就能理解了。

  騎馬戰時綠谷出久對自己揮出的那一拳令轟焦凍更加相信自己的論點,那是與第一英雄相似的力量。

 

  那麼,為什麼你看上去仍然這樣弱不禁風,甚至連自在的操做個性也辦不到呢?明明生來就有這樣強大的力量,明明你擁有的是那個人的力量、那個人的血、那個人的DNA……為什麼?

  「綠谷,你是歐魯邁特的私生子嗎?」

  我就得是那個人渣的……

 

  「轟同學那時候真的是嚇了我一跳呢。」半躺臥在床上的人表情柔和的說著,面向窗外。他頭上的繃帶今早才剛解開,醫生剛才巡房時還特地交代直到明後天再次檢查前不可以輕易讓他離開那張床。

  「嗯……抱歉。」

  「欸?欸!不、不是的!並沒有要轟同學道歉!我只是突然想起來而已!」他看起來非常慌亂,若不是轟焦凍立刻上前按著他或許他會就這麼從單人標準尺寸的床上滾下來,這是任何人都不樂見的。

  「你還是躺好比較好。」轟焦凍將原本墊在綠谷出久脖子底下支撐頭部的靠枕拿走,令綠谷出久平躺在那張病床上。「我只是……抱歉。」

  那時候明明什麼也不知道,卻莫名的忌妒了。

  綠谷出久的回覆,是連那失焦的雙眼都滿溢著笑意的笑容。

 

  「接下來就拜託你了,轟同學。」


评论 ( 8 )
热度 ( 35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