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爆豪勝己的少女心

  私設定:非常非常喜歡少女漫畫的爆豪勝己

  • 咖醬OOC、少女漫畫腦慎入
  • 內容中一些關於少女漫畫的言論如果有不當那都是我的錯
  • 其實只是段子,不要對我有過多期待
  • 想寫好笑卻不好笑是我的錯

  • 大致上是在噗浪發過的腦洞整理之後放進來的

  • 出→勝的單向通行有,切爆有

  • 時間軸混亂

0.

姓名:爆豪勝己

少女漫畫年資:四歲開始到現在

喜好:純愛,交往中進展超過二壘(接吻)的都是邪教,除了王道的校園戀愛之外也喜歡奇幻世界觀。年齡差,吃;男二上位,吃;超直球發言,吃;傲嬌彆扭脾氣暴躁態度惡劣的男主角獲得幸福,不吃!尤其是在男二溫柔體貼還一心一意為了女主的情況下更不吃!並不會討厭情敵,喜歡看情敵哭哭但並不是討厭情敵,不喜歡腹黑角色,描寫的好會持中立,意外的很能吃致鬱作。聖經是好想告訴你。

入手手段:會大剌剌的走進離家裡大概三四站電車遠的小書店的女性向區,對於其他客人的眼光豪不在意。

最近的煩惱:萌上了竹馬的女體化與班上一半一半傢伙的配對,第一次有了「為什麼我竹馬不是女的」這樣的想法

1.

  其實爆豪勝己的戀愛雷達還挺敏銳的。

  其實爆豪勝己一直都有察覺班上的戀愛電波,例如那個眼鏡正經雜魚跟貧窮大餅臉,還有不起眼尾巴雜魚跟透明女,以及最經典的歡喜冤家耳機女和白癡臉,雖然他並不認同這些雜魚的實力(勉強只有大餅臉,認同她的志氣),但當一些老套卻經典的橋段出現在現實生活的時候爆豪勝己還是要在心裡高喊三聲少女漫畫沒有欺騙他的感情!

  例如現在!男生帶了本自己很喜歡的漫畫書來學校卻在放學時忘了帶走所以返回教室,剛好碰到了同樣剛好回來拿東西的女孩,黃昏泛橘的光芒從窗戶斜斜的灑下來,女孩驚訝的圓睜著眼以及欲言又止的嘴,多麼浪漫美好!

  女演員:耳郎響香。

  男演員:爆豪勝己。

 

  ……他拆了自己喜歡的CP?爆豪腦袋中比起手中的粉紅色封面暴露在對方眼裡更先想到了這個令他糾結的點,要知道,在他的觀念中不屬於男二的情敵都是要哭的,他可不認為自己會哭。

  「啊,那本我知道欸,最新一集很快就被掃光了……」

  「這是廢久的!」爆豪勝己快步離開教室。

  耳郎響香扶著額,沒想到自己回來拿個筆記本卻看到了這麼爆炸性的一幕。

  那是你的座位欸,爆炸太郎。不知為何耳郎響香覺得他的頭有點痛。

2.

  上了高中之後可以說是爆豪勝己的朋友的那首先要算上切島銳兒郎,基於國中乃至國小爆豪都會向朋友進行名為推薦實則安利的行為,切島銳兒郎自然沒有理由逃離爆豪的毒手。某個夏日的午後,切島不只一次在看同一集的時候打瞌睡被爆豪抓到。

  「啊哈哈抱歉抱歉,不會再睡了,我已經記得人物了喔,這個黑頭髮是男主角對吧!果然男人就是要果決一點呢!」

  「那是男二,不過有鑑於你剛才準確的說明了他的優點,我難得心情好就原諒你。」非常期待切島看完的爆豪擺出了莫名的高姿態,順手拿過旁邊綠谷出久遞過來的飲料。

  「謝謝你啊綠谷,連我的都準備了。」切島銳兒郎十分友好的對端著飲料零食回到房間的綠谷出久道謝。

  「這倒沒什麼。」但是為什麼總要在我房間開漫畫研討啊小勝。

 

  因為他都把漫畫收藏在你房間啊少年。

3.

  「你知道個性婚姻嗎?綠谷。」

  「個性婚姻?是指很久以前就被禁止的,為了讓下一代繼承良好個性的擇偶方式嗎?」

  當爆豪勝己在陰暗的角落中聽到這段對話他的內心是暴動的。居然可以在現實世界真的親耳聽到因為個性婚姻被生下來而有內心陰影的冷漠男主角發言,感謝上蒼,感謝漫畫之神,但這明明是男主角要講給女主角聽的台詞啊?現在陰陽臉混蛋正在跟廢久解釋他很複雜的家庭,所以廢久是女主角?

  爆豪少年的思維在奇怪的地方打結了。

  從上述運動會事件之後,爆豪勝己總是有意無意的去注意轟焦凍與他的竹馬綠谷出久之間的互動。

  而當經過英雄殺手事件、越來越經常的日常互動、逛街邀約等一系列或由轟焦凍主動或由綠谷出久自動自發的相處,爆豪勝己第一次打從心裡覺得原來少女漫畫的內容原來會如此平易近人,

4.

  試膽時爆豪勝己一直在期待轟焦凍什麼時候會感應到綠谷出久發生危險前去救援。

5.

  被敵聯合的拼接臉抓走時爆豪勝己的內心是拒絕的。

  為什麼是老子啊啊啊啊混帳!

  去抓女的啊!不是有大餅臉跟蛙吹嗎眼睛瞎了啊?

  再不濟還有廢久啊!到底!究竟!為什麼是我!

6.

  爆豪勝己洗完澡後剛在地板上坐定,旁邊牆壁就傳來了咚的聲音,爆豪順應著來人的體勢向後傾,肩膀都抵到了牆壁,空氣中有他身上的沐浴用品淡淡的清香和打開了就放在一旁的檸檬汽水那強烈的人工香精的味道。

  「喂,真的會光因為壁咚就心跳加速嗎?我看你也沒什麼反應啊。」切島銳兒郎露出大咧咧的豪爽笑容,退回他原本的位置繼續看爆豪勝己推薦的短篇。

  在切島銳兒郎轉過頭的瞬間,爆豪勝己覺得不只是臉,連肺部都要燒起來的無法呼吸。

Lucky 7.

  【少女看著走廊上漸漸走遠的人,淚水掉落滑過臉頰。「我想起來了,我喜歡過你……」她忍著不發出聲音,她不要他回頭看到她受傷的樣子。】
  「小勝,媽媽問你要不要在這裡吃晚……小勝!?」綠谷走進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那個號稱自尊團塊的竹馬雙頰上滿是淚痕,手中的單行本都要捏皺了。雖然這並不是綠谷第一次看到爆豪如此激動的反應,自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但要綠谷出久習慣竹馬這副模樣或許一輩子都不可能。

  「我就不在這裡吃了,面紙拿來廢久。」爆豪粗魯的擦掉眼淚後接過綠谷遞過來的面紙又是胡亂的擦,確定手上乾淨了才開始小心撫平書上的皺摺。這本漫畫他已經看過很多次了但仍是每次看每次哭,足可見地位之高。
  「啊、那本我上個禮拜有看過呢。」開始收拾爆豪看完後隨手放在床上的單行本,雖然不是他的書但這是他的房間。爆豪蒐集來的漫畫偶爾綠谷也會看,但那些清一色的少女漫畫憑綠谷的情商以及感性並沒有入侵到綠谷心理面。

  但只要說自己有看,小勝都會很激動呢。綠谷這樣想著,同時聽著爆豪對他的傳教以及該漫畫作者最近的新作,接著就會擴張的最近的作品等等。少年的表情笑的燦爛,就像談論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像小狗、小嬰兒、漂浮在藍天的透明泡泡、彷彿整篇天空燒起來的夕陽以及戀愛。

  嘛、只有這時候才會對著我笑。雀斑少年的笑容在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地方黯淡許多。


评论 ( 10 )
热度 ( 36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