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關於臆測以及佔有和惡兆

*啊、對不起我去死死

*這裡的時間線只有到(中)而已,最後就跳到了(下)之後

*雖然說是Another side但好像也沒有解釋到什麼

*果然我還是去死死

*中途開始感覺思維各種混亂




  自那地獄般的夜晚過去後一個星期,A班眾人大多還留在醫院裡,大致上所有人都已經脫離危險狀態並且能夠自由走動,只除了一個人之外。

  當我來到綠谷出久的病房外時,已經有十多個人待在那裡,他們身上大多都纏有繃帶,我也一樣,我的左手還裹著石膏。沒有人說話,就連向來負責炒熱氣氛的切島上鳴此時也是凝重著一張臉,或許大家都在心裡頭祈禱著,然而祈禱的內容或許不盡相同。

  在病房裡頭傳來女子淒厲的哭號時,第一個衝進去的是麗日御茶子和飯田天哉,透過打開的房門,我看見麗日緊緊抱著癱軟在地上哭泣的綠谷的母親,飯田原本想試著扶起兩個人,卻像承受不住般的僅僅能夠拭去自己的眼淚。病房裡頭還有一個人,靜靜的躺在病床上,表情安詳的彷彿只是陷入很深很深的沉睡,我走上前去,端詳著少年褪去十五歲稚嫩的臉,蒼白的毫無血色。

  為什麼睡著的你還會哭呢?我抹去了綠谷出久自眼角緩緩下滑的淚液。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從學校畢業,畢業典禮結束的那個下午我將只有十九個人的團體合照扔進垃圾桶。

  畢業後我加入了歐爾麥特事務所,為了這件事那個老傢伙在家裡大吵大鬧的,受不了的我從家裡搬了出去,找到一間離事務所滿近還算普通的小套房,在工作上我偶爾會碰到班上的同學,除了閒聊最近的近況外幾乎所有人都會談論關於綠谷的事,事情並沒有好轉,綠谷不見醒來的跡象,他們說著我一無所知的事。不知為何我再也不敢踏進那間病房,我不敢看著他彷彿睡著了的模樣自說自話闡述近況。

  我不想去確認自己再也看不到他的笑容這件事。

 

  勸我去探望綠谷的人少了,再見面時也不再提起他,彷彿要將綠谷出久這個人的存在深深的埋進土裡,再也不去想起、懷念,我以為這件事會就這麼過去,而綠谷出久,那個笑起來過於燦爛的少年終有一天會連同我的記憶一同消失,但當爆豪勝己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確實是嚇了一跳,而他向我提出喝酒的邀約時更是再加深了我的驚訝。

  喝醉了的爆豪說他去看過他了,簡直像死了一樣,我還記得當時爆豪的表情依舊高傲,彷彿戲謔的笑容談論著躺在病床上,時間停止的少年,然而說到底他們也都不過是剛離開學校不到一年的少年,我不想再去看他的表情於是將一口劣質啤酒含在嘴裡,酒精緩慢刺激著我的味蕾,旁邊的爆豪勝己似乎是說嗨了,還說了他和綠谷小時候的事,有些事是綠谷曾經告訴我的,有些是連綠谷自己都不知道的,例如綠谷出久曾經是爆豪勝己的初戀之類的。

  看著爆豪勝己渾身酒味的坐上計程車離開,我走在夜晚微涼的小徑上,不知不覺已是秋天,空氣中飄浮著淡淡的桂花香,一如那個煙硝四起的夜晚。綠谷出久已經沉睡了將近一年,以及,果然我還是想見他。

  自我身旁路過的情侶以怪異的眼光看著我,看著一個十九歲的介於少年與青年的男人在夜晚的路上痛哭流涕。

 

  入秋的天氣有些涼,那天是下午,陽光照在他的臉上了無生氣。

  我看著安穩的閉著雙眼的他,幾乎死去般的模樣,僅僅是電子螢幕上顯示著心臟的躍動,我伸出手去舖碰他冰涼的皮膚。他消瘦了,雙頰有些凹陷,我以拇指撫過他臉頰上的雀斑,那天下午,我說了很多事情,包括那天晚上沒來得及說出口的「我喜歡你。」

  眼淚落在他有如枯枝般纖細粗糙的手掌上,我勾了勾他的手指,當他的指尖在我的掌心輕輕顫動時,我以為我在做夢。

 

  對於「綠谷出久仍然活著」這個事實,我自然是感到十分欣喜,儘管表面上看去仍在沉睡,然而只要握著他的手他就會給予回應,不管確認幾次他都會以指尖輕點我的指腹,這令我欣喜若狂。

  長久未與人接觸令他對外表達的方式生疏了,不同於牙牙學語的幼兒,他扯著彷彿要將喉嚨撕裂的沙啞聲音,一日不間斷的練習著最平常的招呼,但一切都在好轉,看著伯母將他攬入懷中如同懷抱最最脆弱的嬰孩,事實是綠谷出久只要待在這間房間就再也不會受傷,他會慢慢復健,開始可以說話,清醒的時間每日漸長,除了追討不回的視力以及雙腿,綠谷出久還是可以過上幸福的生活。我會替他實現。

  然而我不該讓那位年邁的老人進入這間病房,隨著他的到來好不容易回到他手中的寧靜再次破碎,被稱呼為格蘭特里諾的老人,訴說著我無法告訴出久的那些事件,關於敵聯合、死柄木弔,那些躁動不已的黑暗。當出久開口的那一瞬間我無法思考,有什麼從我的身體爬了出來,然後化為利刃向出久襲去,但他僅僅是對我伸出手,面帶笑容。

  那天晚上開始出久再次陷入昏迷並且持續發著低燒,這個狀況持續了一個星期,時好時壞,直到面容憔悴的婦人哭著向醫生請求結束這一切。

 


  啊啊,怎麼可以。

 


  『……第一英雄焦凍的遺體已於今天上午十點在昨夜混戰中心的廢墟中尋獲,同時大惡人死柄木弔已經確認死亡,屍體將於下午迅速送往火化場,戰損的清理已在重力英雄無重麗與黑洞英雄13號以及各機關的協助之下……本台接獲臨時插播,就再剛才,歐爾麥特事務所人員在焦凍的宅邸中發現一具凌晨時斷氣的男子屍體,關於男子的身分仍在調查中,但據焦凍在雄英時的同僚指認該名男子可能是半年前死亡的綠谷出久……』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