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梅雨醬洞悉了一切

*又名轟焦凍和心操人使都輸給了綠谷出久

*如此智障的名子真的很對不起

@Gami 點文

*沒有意外會按照點文的順序寫





  當綠谷出久發現的時候,事態已經不是他所能理解的複雜了,例如為什麼被編排進B班的心操人使會成為他的室友之類的。

  在知道心操被編入英雄科時與他有過一戰之緣的綠谷是非常高興的,然而還沒高興完下一秒就被通知了接下來他們將成為室友的事實,忽略當時動搖的在一樓大廳造出一棵聖誕樹大小冰山的轟焦凍不提,A班其他17人(不計爆豪勝己)對這件事多少有點好奇,這導致了心操人使帶著他少到可憐的行李入住綠谷出久的房間時房門外聚集了一群好奇心旺盛的高中生。彷彿動物園裡的羊駝,心操人使對這樣的狀況是挺不滿的,他對著門外想裝做沒事的那群人喊了聲「你們!」語氣中的不滿清晰可見,單純的英雄後補們一個個解釋時他們也一個個中招了,心操人使下達了到一樓大廳待著的命令,綠谷出久便看著他的同班同學們像小雞般一個跟著一個走下樓去,留下了早有堤防的尾白和臉色相當不好的轟焦凍。

  心操無視於尾白的眼神以及轟的壓迫感繼續整理著自己的私人用品,反倒是不太習慣自己的同學如此針鋒相對模樣的綠谷出久上前去調解。總之就在綠谷一邊揉著轟紅白雙色的頭髮順毛一邊和尾白解釋心操人使並沒有多壞的同時心操整理好了行李,然後無視擠在房門口的三個大男人逕自走到樓下去,不久後樓梯口那方傳來的躁動聲吸引了尾白的注意力。

  「出久。」

  「是!」綠谷出久移回看著尾白跑下樓的背影的視線,正視在他眼前微微彎腰低著頭好讓較矮的自己抬手揉他的頭髮也不費力導致身姿莫名滑稽的轟焦凍。

  「你搬到我房間來吧!」

  「我拒絕!」

 

  轟焦凍喜歡綠谷出久這是一年A班都知道的事,畢竟轟大少爺就是在全班面前捧著一大束花向綠谷出久求婚……不,告白的。雖說據班上六位女孩子事後評論,當時轟焦凍就像是綠谷一但點個頭或說個好就會帶著綠谷出久衝去政府機關辦理登記(先別管他們還沒成年而且日本還沒通過同性婚姻法的問題)。總之當時的轟焦凍看上去如此誠懇,平常就很帥氣的臉更因為那份認真顯得英俊。綠谷出久在眾目睽睽下思考如何逃生,左顧右盼的眼神在看到前後門以及窗戶都被好心的同學們擋住時他只能移回視線看向仍以標準的只能夠以「蘇」這個字形容的騎士跪跪在他面前手捧鮮花的轟焦凍,綠谷出久不可避免的臉紅了,他的心情躁動的幾乎要停止呼吸,一股火自頸子燃燒至耳根,綠谷以雙手手掌擋住自己鮮紅的臉以及轟焦凍的視線,然而雙手無法蔽屏教室內其他人的起哄,接著他,搖頭了。

  「出久討厭同性戀?」轟站了起來,以身高優勢俯視仍遮著臉裝鴕鳥的綠谷。

  不,我說你問的順序搞錯了吧而且稱呼為什麼變了?綠谷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名子單單是被說出口就可以造成如此強大的破壞力,他的臉燒得更紅了,喉嚨乾燥的快要裂開,他想解釋卻發現自己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好像剛才一樣再次搖頭。

  「那就沒有問題,我願意慢慢來,讓你喜歡上我。」轟焦凍握住了綠谷出久的左手,僅僅是輕輕的將他的手擺在自己的手掌上並向自身拉近,在接近的同時轟低下頭,雙唇軟軟的碰在手背上,嘴唇那有些冰涼的觸感令綠谷出久一顫,心臟幾乎快要從嘴裡跳出來。

  當天綠谷出久逃跑了,跑向爆豪勝己因為無聊而先行離開的後門。

  自那之後A班的人都在觀望這兩個人究竟會如何發展,甚至還有人打算開賭盤,但因為所有參與的人都押在綠谷出久會被轟焦凍追到這一邊而開不成,而事情也正如他們所想的發展,甚至某一天綠谷以揉頭這樣的方式安撫轟焦凍時大部分人都覺得這倆成了,只差綠谷臉皮薄說不出口,但一些看的明白的都知道他們還不算情侶。至少現階段還不算。

  這時候機械降神般的出現並搬進綠谷出久房間的心操自然就成為所有人的焦點。

 

  好不容易打發走了轟焦凍時心操人使回來了,樓梯那邊可以看到男孩子們陸續回房,想見另一邊的女孩子們也是同樣的情況,不知不覺他們也已經鬧騰到九點半。心操坐在房間的地板上,使用著自己帶來的坐墊,手上捧著一本叫做《說話的藝術》的精裝版文庫,說實話他帶來的東西也不過一兩本書、各兩套的運動服和制服、幾套便服和盥洗用具,以一個青春期男孩來說確實是太少了。

  平常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房間此時多了一個人,綠谷出久的心中是覺得有點奇妙的,而當綠色的大眼睛在十分鐘裡第十三次的對上心操那雙積了厚厚黑眼圈看上去就很睏的雙眼時,被正大光明偷看的那位可想而知的並沒有什麼好心情,這點從向後傾而遠離綠谷的上半身與交疊於胸前的雙手手臂就看的出來,最後心操人使連書也不看了,就坐在那裡和綠谷出久大眼瞪小眼,但心操沒有想到的是綠谷出久會以端正的姿勢坐在他面前,一副向上好學的好學生模樣。

  「不行了,你這傢伙一臉蠢樣。」最後心操人使笑了起來,僅昂起一邊的嘴角,斜斜的笑容看起來有那麼點壞人的模樣「我就在你這裡住兩天而已,B班大樓的一間房壞了,被下放到普通科的一個男的打壞的。」彷彿說著事不關己的沒有其他人知道的細節,卻在看到綠谷出久一副擔心的模樣時感到後悔,說來也是自己多嘴。

  「綠谷。」

  「嗯?」回覆的下一秒綠谷感到全身僵直,手指手臂肩膀甚至眼球也無法隨意轉動,然而呼吸脈搏都還照常運轉。如果心操同學下達的命令是停止呼吸的話會怎麼樣呢?會真的因此窒息嗎?唯一還能夠隨意運轉的腦袋此刻更加瘋狂的往奇怪的方向神遊,明明在想著應該很恐怖的事情卻沒有意識到只要眼前的人一個念頭他就會如自己所想般失去呼吸。

  「你睡地板。」心操說完後便自徑起身繞過僵直中的綠谷出久,而當他從浴室裡出來時在地板上看到的就是躺平後安穩的閉著眼睛確實如他所說「睡」在地板上的綠谷出久。啊,算了,不要解開好了。懷抱著這樣的想法,心操人使看著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彷彿仿真人偶的綠谷出久近半個小時後才關燈,並且睡在有綠谷出久味道的床上。

 

  心操人使設想過自己會在睡到一半時被踹下床,畢竟自己的洗腦有效時間只有兩個小時左右,然而心操人使安穩的從軟綿綿的床上清醒時已經是上午五點,床頭叫個不停的歐爾麥特鬧鐘被自己關機,往旁邊一看看到的就是同樣剛剛清醒還打著哈欠的綠谷出久。

  綠谷穿著綠色的睡衣,身下墊著備用的棉被以及枕頭,就在心操人使震驚的時間裡,綠谷已經伸了個懶腰折好棉被走進浴室,從浴室走出來時已經換好了自己的運動服,還一副神清氣爽的模樣問心操要不要一起去晨跑。

  「為什麼不把我趕下去?那是你的床欸!洗腦明明就解開了……」

  「啊,因為心操同學已經睡著了就……!」再次中標的綠谷出久以被洗腦後一貫的呆愣表情看著此時罪惡感還有點重的心操人使,思考著不知道這次會是什麼,希望早點結束,和轟同學約好了晨跑的時間快要到了云云。

  「啊——啊——你這個爛好人!」心操人使一臉不滿,走過綠谷出久身邊時揉了揉綠谷的頭髮解除洗腦,接著在綠谷轉頭看向自己之前把自己關進浴室裡。心操人使蹲在浴室門口狼狽的紅著臉,他現在應該洗臉刷牙把自己打理好並去進行重量訓練,他可還得追上英雄科的訓練量,但他現在辦不到,就只是在那裡蹲著,喉嚨中有著不滿的呻吟。

  「心操同學?你還好嗎?你要一起去晨跑嗎?」

  白痴。

 

  今天轟焦凍的心情有點不美麗,原因自然是那個在他和綠谷的晨跑約會(綠谷出久紅著臉拒絕加上後面的稱呼時的模樣真的非常可愛)中插一腳的心操人使,尤其當綠谷一臉腰痠背疼的模樣出現時轟焦凍更是以殺人的氣勢瞪著後面緩緩跟上的人,視線終點的心操沒有表現出任何反應,只是懶洋洋的站在綠谷旁邊做準備運動。

  每天早上的運動對綠谷和轟來說已經習慣的像跳伸展操那樣輕鬆自如,然而新加入的心操在跑第三圈操場時顯的有那麼點不堪負荷,他的胸膛沒有什麼節奏的鼓起下降,同時呼吸也紊亂不清,眉頭緊皺在一起感覺上下一秒暈倒也不奇怪的那麼狼狽的落在綠谷出久身後兩三步的距離。運動會結束後心操人使還是有鍛鍊自己的,當然菜單中也不乏耐力跑之類的基本項目,但他從來沒有把一千六百公尺在四分半鐘內跑完的速度當做晨間慢跑。

  當轟和綠谷回到心操大字躺平的地方時心操已經能夠平穩呼吸,看著朝自己走近的兩個人心操沒有一點想起來的念頭,看著那兩個人臉頰微紅,額頭與頸子都布著薄汗但胸膛沒有一點明顯的起伏而感到不甘心。

  我停下來後那兩個人可是又跑了兩圈欸!人嗎這是?心操人使想爬到高處這樣大喊,但想想等下不一定能夠站的起來的雙腳他還是打消了念頭。令心操感到意外的是對他伸出手拉他起來的居然是轟焦凍這件事,運動會上那鬼神般的模樣以及平常就冷冰冰的態度實在無法讓心操在對方頭上冠上可親兩個字,然而對上眼的那瞬間心操也明白了這個拉手裡可沒有什麼親切可言,雙色瞳中透露出的冰冷氣息令本來滿頭熱汗的心操打了個寒顫,要不是轟伸出的是左手心操都以為他是要把自己冰成人型冰棒的。

  那敵意眾人皆知,沒有感覺到任何違和的只有綠谷出久。

  初戀爆走中的未來英雄敏銳的可怕。

 

  A般的上午一如往常,文化課程中摸魚打混的摸魚打混抄筆記的抄筆記,臨時抽考時哀號的哀號而其他人在拿到試卷時筆尖便已刷刷刷的在充滿試題的試卷上飛舞,一切都和平常一樣,而第四節課的下課鐘響起時綠谷出久也是和往常一樣和其他人一起移動到餐廳,在綠谷坐定的下一秒轟便理所當然的出現在他的右側,但與日常不同的,在他左側坐下的並不是身材高大的眼鏡班長,而是昨天晚上開始和他同住一房的心操人使。綠谷出久以有些驚惶的眼神看著老神在在的心操人使,他還感覺的到右邊的人正隔著他發射殺人眼波,這時綠谷出久陷入了是和心操人使搭話還是先安撫彷彿領地被侵犯的野生動物的轟焦凍。最後綠谷出久選擇了後者。

  心操看著對面的三女加一男對於他右邊的兩個人的互動感到習以為常的模樣,反而是自己這個大活人吸引了更多的注意力,像那個看起來就很開朗的栗色短髮女生和說話語速非常快的透明人都在問自己話,在回答過一連串的身家調查心操好不容易才找到空檔去詢問坐在他正對面的看起來很冷靜的青蛙女孩。心操指著他右邊那旁若無人的秀恩愛的兩個人,也不知道該不該放低聲音就以一個尷尬的音量問道:「這兩個人一直都這樣?」雖然那也算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

  「嗯?小綠谷和轟同學的話,這樣子很平常Gero,心操同學看習慣了就好Gero。」

  得到了一個平凡實用的建議,但心裡卻生出了不願意聽從的抗爭心。

  自己要趕上的不只體能,還有進度啊。這樣想著的心操戳了一下綠谷出久柔軟的臉頰,並在對方將頭轉向自己的時候夾了一塊自己的炸雞塞進綠谷嘴裡,接著在同桌六人震驚(其中一個有明顯敵意)的目光下夾走了一塊綠谷出久碗裡的炸豬排。

  「看來心操同學很不服輸呢Gero,但是啊——。」

  「心操同學也喜歡炸豬排嗎?」

  「小綠谷對善意是很遲鈍的Gero。」蛙吹梅雨看著呆愣住的心操人使,給予對方一個鼓勵性的微笑。

 

  「轟同學和心操同學都要加油喔Gero。」


评论 ( 14 )
热度 ( 53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