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最喜歡小勝了

*真的感覺到自己取名子的能力有多麼貧瘠www

*我知道老福特是不會接受我寫的肉的吃肉最後走鏈結

*@……欸我居然艾特不出來(震驚.jpg)對不起語醬我是廢物啊啊啊இдஇ




  爆豪勝己會單獨找綠谷出久一起去市區附近的山裡,特別是在太陽不那麼烈的早上出發,兩個小孩兒可以帶著水壺、蟲箱、捕蟲網和一人一個的飯團在蟬聲的海裡悠哉漫步一個上午,當影子逐步縮短到看不出形體就找一塊還算安靜整潔的草地隨意的盤腿坐著,享用媽媽捏的飯團以及水壺裡冰的透涼的酸甜果汁或者口感溫潤的麥茶,他們會玩兩個人也能玩的遊戲,比如說猜拳,猜輸的人一次要放走一隻早上捉到的顏色亮麗的蟲子。

  綠谷出久的蟲箱總是最先空的那一個,畢竟他能夠抓到的蟲子本來就少的多,通常不過兩三隻,往往不到四局他的蟲箱便已見底,但是偶爾,極其偶爾的時候爆豪勝己會稍嫌粗魯的從箱子裡捉出一隻第二大的甲蟲和顏色第二鮮艷的蝴蝶放到綠谷出久的箱子裡,綠谷出久會紅著一張小臉睜著透亮的綠色眼睛直盯著在他的綠色蟲箱裡緩慢移動或一動也不動的亮麗蟲子,然後以世界上最可愛的笑容興高采烈的對爆豪勝己說謝謝。

  爆豪勝己從來都沒明白每次綠谷出久這麼笑著面對自己時一顆幼小的心可以有多麼開心,不同於平日的哭哭啼啼或者膽怯的模樣,綠谷出久的眼神裡混合的欣喜以及崇拜每一次都像灑水般大把大把的填滿爆豪勝己的成就感。啊啊——為什麼平常沒辦法露出這麼可愛的模樣呢?每次每次都是哭喪著臉令人生氣,一定是因為在這裡只有我在吧!是因為我DEKU才會這麼高興的!小小的種子植入爆豪勝己心臟的最深處,藉由他的血液滋養生了根,因為存於他身體中的氧氣而學會呼吸,種子最終長成藤蔓,緊緊的緊緊的將爆豪勝己那還柔軟的心臟收攏其中。

  那是他還無法明白的名為戀愛的情感。

 

  綠谷出久一直都很喜歡和爆豪勝己在一起,不論是兩個人一起跑進山裡或者和一眾小夥伴們唱著郊遊歌在河邊漫步,看著蔓延至河的另一端的深青色天空以及燒的紅火的太陽再到漆黑絲綢般的夜空中懸掛著的無數顆星星,爆豪勝己一直都是站在綠谷出久前方並且拉著他不斷向前的那個人,自有記憶起就看著的背影,那是比起歐爾麥特更加接近年幼的綠谷出久的憧憬。

  當然,如果爆豪勝己願意不要那麼時不時的提起自己是無個性這件事那麼一切就會更加美好了。

  但若是只有兩個人的時候,爆豪勝己會將自己抓到的蟲子贈與蟲箱空無一物的他,還會在快要滑倒的時候抓住他的手,用被河水浸的冰涼的手帕輕輕擦拭他破皮的膝蓋,動作溫柔的看不出是一個有事沒事總會用個性在手上炸著玩的幼稚園小鬼,每每這時候雖然覺得自己給對方添了麻煩,綠谷出久的臉上卻仍會掛著呆呆的笑容看著完美的替自己包紮了而得意的笑著的爆豪勝己。

  當爆豪勝己抬頭看著明明受傷了卻在傻笑的綠谷出久便會伸出手在那張左右各有四點雀斑的臉上肆意的揉捏,直到將孩子柔軟的臉頰捏的通紅方才罷休,嘴上還會說些那個年齡他們所能理解的粗魯的話,接著撇開因為被綠谷出久直盯著而泛起紅韻的臉再抓過對方的手快步向前。走山路時他們總是會牽著手,兩個人都忘了這個習慣究竟是從誰開始的,只是注意到時兩隻肉肉的小手便已經牽的牢牢的,就像再也分不開似的。

  爆豪勝己和綠谷出久會在太陽傾斜到降落在能看見的最遠的電線杆上就像跟橘子棒棒糖時踏上回家的路途,順著來時的路,並在路上將還留在蟲箱裡的小蟲子放在路邊的小草叢中或者是大樹根部,爆豪勝己會在邊上看著蹲在路邊的綠谷出久用兩手將蟲子捧在手心上,讓指尖輕觸地面好方便那些小蟲緩慢爬行離開他的掌心。偶爾爆豪勝己也會有不願意放生的大獵物,那常常是最為帥氣的鍬形蟲或者獨角仙,但到了最後爆豪勝己還是會以比起綠谷出久的做法來說要粗魯的多的手法將那些帥氣的昆蟲野放到適合他們生存的環境,這時候爆豪勝己會噘著嘴,鼓起一邊的臉頰以銳利的眼神直視前方來表示他的不滿,牽著的那隻手也會加重力道,捏的綠谷出久生疼。

  「最喜歡小勝了。」綠谷出久會在太陽漸漸轉紅時這麼說,在只有兩個人的小徑,以兒童柔軟的高音重複一次又一次,直到爆豪勝己耳根通紅的鬆開了手,大喊著閉嘴啦笨蛋之類動搖的話語,直到綠谷出久紅著一張小臉跟上爆豪勝己加快的腳步,在變成了淺紫艷紅的天空下再次牽起手。

 

  「我抓到就是我的了!才不放回去呢!」爆豪勝己在不願意將中意的昆蟲也放時總是會這麼說,臉上帶著不情用的表情,儘管如此他還是每次都會放手,讓蟲子可以回到適合牠生存的地方。

  因為他是這麼的溫柔。

 

  那是春天,他們畢業的那一年。

  櫻花花瓣飄落於綠色蜷曲的髮梢,臉龐尚未褪去稚嫩的少年胸前別著紙花,回應少女的呼喚而轉過頭,"喀擦",事情來的突然令少年猝不及防,少女的攝像頭中紀錄了少年錯愕的表情以及漫天飛舞的櫻花。與名子一樣充滿朝氣的少女還拍了許多照,拍櫻花、天空、笑臉、哭臉,之後少女將拍到了少年的照片整理成一個資料夾傳給了少年,少年看到了那張被突襲的照片,自己錯愕的表情真的頗具笑果,少年以食指輕輕撫過智能機螢幕的一角,那個角落有一抹張揚的奪人眼球的金黃。

 

  綠谷出久將行李搬進承租的公寓,地上零零落落的堆疊著沉重的紙箱,從今天開始他將要在這間房子裡生活。待將車上的行李全部搬進屋子裡,綠谷出久走到了那個他頗喜歡的陽台,陽台向東光照充足,他打算種些什麼,一些充滿綠色的植物,綠谷出久一旦思考起來便會不自覺的將自己所想的事情說漏了嘴,這個習慣從小沒改變過,而且一旦進入了碎碎念模式就管不著外界發生什麼風風雨雨了,綠谷出久從背後被人拉了一下,隨後便被攬入從小就在身高上把他甩的遠遠的人的懷裡——雖然從小開始他輸給爆豪勝己的事情就多的數不清了,況且他連自己都賠進去了——爆豪勝己意臉兇惡的表示有時間碎碎念不如快點整理那些從地板堆疊到天花板的箱子,也不知道你是怎麼疊的,廚具衣服全堆在一起了!如此這般的抱怨著。

  他們倆一連忙到了午夜一點,當然若不是綠谷出久的偶爾恍神他們本可以在十點或十一點就整理好,雖然綠谷已經是個還算優秀的英雄(儘管爆豪不怎麼想承認)但不得不說他在日常生活的方面確實是時常脫線。他們本該一前一後的進那間稍嫌狹小的浴室洗澡,然後一覺睡到天明起來了再繼續忙碌,但他們現在忙著擁抱彼此。

  「你說,你給老子添了這麼多麻煩該怎麼賠我?」

  「欸?我連自己都是小勝的了還怎麼賠你?」

  然後他們接吻。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002300&tid=3188543#Content

评论 ( 13 )
热度 ( 84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