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My lovely lovely PET

*勝出初設、初設、初設,重要的事情說三次

@瘦-pork 點文

*我成功的爛尾了對不起我現在就去死一百次

*挑戰老福特的底線




  轟鄉勝己並不常出門,儘管小麥色的肌膚以及結實的軀體和爽朗陽光的笑容都在彰顯他屬於戶外的天空,但當今的人氣英雄爆心地除了工作外的時間都極少離開他位於東京都內的豪華公寓,就連日常的採買也多選擇在網上完成,除非必要轟鄉勝己決不踏出家門一步,在最新一期的英雄介紹中有位女粉絲紅著臉向他提問,以溫柔笑容的暖男形象作為招牌的轟鄉勝己自然是以與往常一樣的笑臉回答,攝影棚裡打光的太過了照的轟鄉勝己雙眼有些睜不開,腥紅的狹長雙眼微瞇彷彿一隻狡猾的野生狐狸,他道:「因為我有一個不得不好好照顧的寵物,他實在太可愛了讓我忍不住想每天都跟他在一起,大概是這樣。當然除了可愛以外照顧起來也還是有點麻煩的,像是每天都要換一件衣服和最近開始會在房子裡到處亂竄了得看著之類的……欸我當奴隸可是當得很開心喔?不要小看寵物飼主抖M的程度啊!」幽默的語氣透過電視向全國撥放,他的笑容刺眼的好似神話中的太陽之子,轟鄉勝己一慣是那麼閃閃發光。

 

  「那孩子跟我很久了,在當上英雄之前就一直在一起的……當然以後也會在一起的。」電視螢幕撥放著那一期英雄節目的結尾,儘管已經是一個月前撥出的內容但影片的點閱率仍然沒有停止成長,要是不關閉彈幕的話根本看不到畫面,甚至因為這支影片轟鄉勝己還一口氣被刷上了《最想嫁給他的英雄》排行榜第一名,然而橫躺在沙發上的綠谷闇雲其實根本就沒有在看影片中的內容,只是放著聲音好讓這間公寓不要那麼死寂。

  但開始十分鐘後闇雲便有點後悔了,高級的家庭劇院組音響讓轟鄉勝己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客廳,卡進了闇雲的耳裡揮之不去,他索性也不關電視了,就當作那個人今天早早回來而且一如往常地在他的耳邊碎碎唸,室內空調二十四小時都在隆隆作響維持著體感溫度攝氏二十度卻只讓闇雲覺得冷,他在身上蓋了幾件薄被子卻在翻身時盡數滑到了打掃光滑的地板上並被掃地機器人吸住,看著地上到處風跑的掃地機器人闇雲不知怎地想到了那些可愛的貓咪影片,高傲的貓咪將圓形的吸塵器當成坐騎在自己的領地巡迴,他又想到了家附近的那隻流浪貓,太過瘦小了要不是自己勤勤懇懇的帶去食物還在一旁護衛牠八成會餓死在巷子裡,離他離開家已經有多久了?半年、一年?

  那隻貓怕是早就死了。

 

  「我回來了,想我嗎?」轟鄉勝己像撸貓那樣以掌心磨蹭著綠谷闇雲的臉頰,對方不情願的態度一點都不讓他退卻,反而更加得意忘形地讓象牙白的指甲在闇雲臉上掐出一個個月牙型的凹陷,未被瀏海掩住的單眼自深處盯著勝己,倒影中勝己得意的笑著不可一世卻又溫柔多情,他低頭,在闇雲的側臉上給了一個吻。

  勝己進廚房後不到半個小時便端出簡單的二菜一湯,客廳的格局是開放式的,與餐廳並沒有障礙物遮掩視線,桌上擺好了兩副碗筷。勝己一隻手肘頂在餐桌上手掌墊著頭顱,雙眼直直盯著仍躺在沙發的闇雲略帶笑意——他從來不在意闇雲以怨懟的眼神看著他,不如說他最喜歡的就是明明弱到不行卻還是像隻遭遇威脅的野貓一樣炸著毛向自己示威的闇雲,墨綠色的虹膜和稍長的下睫毛底下積累的黑眼圈在勝己眼裡都可愛的不行。

  此時闇雲便是以勝己最喜歡的那略帶怨懟的眼神望著自己,他只覺得自己的胯下已經有點硬了。

  "喀琅——"闇雲微微抬起了左腳,久未曬過太陽的蒼白皮膚在白熾燈下如蒼蒼白骨一般,那樣的腳踝上卻是純黑的鐵製腳鐐,聯繫著沙發腳的鐵鍊非常短,起身走動也離不開沙發前的一小塊空地。

  「啊啦,我完全忘了呢。」語氣中毫無悔意。

 

  每當轟鄉勝己要出門的時候就會將闇雲銬在某處,有時候是臥房,有時候是廁所,有時候像今天一樣被銬在沙發,但更多時候闇雲會被銬在那間沒有窗戶的房間裡的鐵籠子中,原本就被禁錮於這間過於華麗的牢房之中那人卻又特意隔出一個空間再放一個籠子。

  籠子很是簡陋,看上去就跟大型狗籠似的,且裡面放著的東西極為幼稚。地板上鋪了三四層軟綿綿的毛毯,地板四散著蓬鬆的羽毛枕頭以及毛茸茸的動物玩偶,那些布偶都以粉色系為主,活像把一個小女孩的房間塞進了狗籠子裡。

  那裡便是闇雲的房間。

  每一晚轟鄉勝己將慾望發洩於闇雲身上時總是會說些纏綿的情話,明明毫不在意把身下的人弄疼卻說著溫柔的安慰,那些關於喜歡的話語一直、不停地盤旋在闇雲耳邊,鑽入耳朵內侵占他的大腦。每天早上闇雲都要看著鏡子中狼狽的自己好想起轟鄉勝己到底是怎麼樣的人,而當闇雲漸漸看不清鏡中人的模樣時他也再想不起他和勝己一開始究竟是怎麼樣的。

  他們似乎曾經活在陽光之下。

 

  「因為他們在說些我聽不懂而且不合理的話啊,相愛的兩個人本就該結合。」那天下午轟鄉勝己站在巷子中的陰影,綠谷闇雲則站在巷口陽光照得到的地方,忽明忽暗的太陽下闇雲在勝己的手中瞧見了不斷與地面擁抱的液體,幾乎弄髒了勝己的白色襯衫,過於抽象的一朵紅花。陽光燦爛。

 

  「你到底想要什麼啊?明明只要你招招手女人就會投入你的懷抱。」最開始的夜晚在一切結束時綠谷闇雲會整個人趴在毛毯上,將臉埋在手臂與枕頭製造的小小空間中喃喃自語,焦慮的咬著自己的手指直到指尖被啃出了血。起初轟鄉勝己不回答,他會像普通的完事的戀人那樣抱起疲憊不堪的闇雲走進浴室替他清洗,從指尖縫隙到方才他所使用的後穴無一遺漏,仔仔細細的用清水沖過後在抹上他喜歡的沐浴乳,那通常是甜到發膩的糖果味,熱水會蒸的整個浴室都是那個味道,闇雲則會躺在浴缸裡看著水面上緩緩上升的白色煙霧,口中仍重複著那沒有回答的問句,直到黎明時他總算睡去為止,而醒來時他必定是被銬在某處,在伸手可及的地方會放著飲用水以及涼了也很好吃的飯菜,在腳鍊可以移動的場所中會有浴室之類的讓他解決生理需求。

  儘管明白不會得到回答,闇雲仍是執傲的問了一次又一次同樣的問題,直到轟鄉勝己將唇覆在他的耳邊,以一慣的態度這麼說道:「我喜歡你。」

  闇雲再也不對勝己說話了,僅僅以帶有怨懟的眼神遠遠望著他。

 

  「嗯?你說最可愛的時候?當然是任何時候都非常的可愛——嘛,開玩笑的呢!最可愛的時候啊……突然要選出來也真是不容易,大概、啊啊、大概是偶爾我欺負了他之後他會以怨懟的眼神看著我吧,那副委屈的模樣會讓人想溫柔的對他但也會想更加狠狠的欺負他呢。」

  「抖S?唉呀你們剛才明明還叫我抖M來著怎麼這就改口了,當然我承認我真的很喜歡欺負他,不過對那孩子的照顧我可是親力親為的喔?我自認沒有人可以比我更好的照顧那孩子喔?」

  「要比喻的話他大概就像在群體裡很弱的個體……就是那種搶不到食物而餓成了皮包骨的野貓呢,明明虛弱得要命但在有人接近——儘管是出於善意也只會得到炸毛的回應,但就是因為這樣才更沒辦法放著不管,能了解我的意思嗎?能理解的對吧,看到那樣的孩子是不可能丟下他的。」

  「畢竟,那孩子沒有我就活不下去嘛。」男人淺笑如嫣。


评论 ( 8 )
热度 ( 51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