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在你身上掛一個請勿觸摸的牌子」

*說一點不重要的私設,馬納多並沒有在達姆羅死去而是活了下來,並且之後梅麗加入了隊伍所以馬納多小隊是七人隊伍(兩名神官)

*這大三角我碼的有點心虛感覺蓮崎先生整個是無辜受災戶www

@尾張波 點文

*把點文填好了,從此我就是個廢人pika~~~☆





  當哈爾希洛醒過來時天還沒亮,遠遠的天邊還看的見幾個星點。這是哈爾希洛第一次在太陽尚未升起前醒過來,先不說他們每天都要到賽琳礦山和那些地精交戰,光是在森林裡長時間步行這件事哈爾希洛就還沒習慣過來——並不是身體還沒習慣,他好歹也比剛到這裡時的白斬雞狀態要強壯上許多了,而是心理上的不適應,在心裡某處哈爾希洛仍然有些疙瘩,覺得這裡並不是他原本生活的地方——但他在歐魯達納也生活了將近二三個月。

  哈爾希洛到宿舍前的小空地時東邊天空已是翻了個魚白肚,微微陽光照得角落裡手拿斧頭的男人看上去有些閃閃發光。馬納多腳邊已經堆了一小堆被劈好的木柴,他看見哈爾希洛走了過來便停下原本的動作,已有些危險的姿勢倚著斧頭站在那裏等哈爾希洛走到他身邊,微微翹起的嘴角甚是英俊。

  「早上好馬納多……你平常都這麼早起啊?」哈爾希洛遞去手邊的水,話說今天本是他們約好休息的日子,他們已經漸漸開始賺錢了就連團章也在半個月之前買了正式的,手上的用度都寬裕了些,女孩子們昨天逛得很晚才回宿舍,就連平時總是準備早餐的莫古索現在也還沒醒來。

  「嗯,習慣了。」馬納多仰起頭顱喝水,喝水同時喉結上下滑動的模樣看的哈爾希洛有點入迷。清晨時的微光照著男人的皮膚看上去都像透明的。「這樣子啊,說起來早起很舒服呢,天氣很涼爽,我以後也試著早起好了,哈哈……」說到最後哈爾希洛乾乾的笑了,他覺得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是蠢透了,他看著馬納多也對自己笑,笑得跟爽朗的微風似的反倒讓哈爾希洛更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單單站在一起就感覺的到自己與馬納多的差距,所以哈爾希洛雖然很喜歡馬納多卻不怎麼喜歡和他待在一起,今天也是,草草吃過麵包後便找了理由離開宿舍,落荒而逃似的。

 

  溫柔、冷靜、具有領導能力,不管什麼時候都非常的可靠。

  馬納多就是那樣的人。

 

  待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遊走,其實哈爾希洛也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身上的防具都還堪用,武器更是幾天前才送給鐵匠磨過,而他對其他那些非必需品並不感興趣,與其花上幾十銅去買些不知道使用場合的東西還不如將錢存到悠羅茲商會裡去,簡單的說,哈爾希洛並不喜歡逛街,但現在回去義勇兵宿舍的話一定會再碰上馬納多的吧?然後他會用一如既往溫暖的笑容迎接自己。

  「我這個爛人……」哈爾希洛盯著腳尖前的小石子,沒有將它踢出去,只是用腳尖頂著然後無所事事。

  無聊之中哈爾希洛來到了天空橫丁,這裡多是白天不營業的酒家所以看慣了夜晚的喧嘩後在看到它在太陽底下冷清的模樣就讓哈爾希洛感到不習慣,但現在一片寂靜的街道卻非常適合他打發時間,而且若是白天的話哈爾希洛也可以憑藉太陽光的位置找到回去的路所以不怕在錯綜複雜的小巷子裡迷路,抱著這樣的想法哈爾希洛走了進去。

  哈爾希洛當然知道天空橫丁的深處有專屬於那方面交易的場所,畢竟不管是他或馬納多甚至是莫古索都曾被蘭德死纏爛打的要求一同前去過,當時哈爾希洛在接近氣氛微妙的巷子前便離開了,但聽說莫古索曾經和蘭德進去過,至於有沒有消費不得而知,然後馬納多……雖然基本上沒聽他說過,畢竟平常也就蘭德在那裏吵吵鬧鬧,但馬納多對這方面一定也是感興趣的吧?畢竟是男人。那麼自己抗拒的究竟是什麼呢?思考著這樣的問題,哈爾希洛走到了當初他和蘭德一起時到過的巷子口前。這裡非常安靜,安靜的讓哈爾希洛以為這裡和他見過的喧嘩的地方根本是不同的地點。

  但是,儘管現在如此安靜,但那些房子裡隔出的小小空間中仍然有人交纏在一起吧?畢竟這裏就是專為那種事提供的場所,所以就算現在還有人在裡頭消費著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嗯?但這樣的話哈爾希洛看起來不就也和那些來買春的客人一樣了嗎?因該說他看起來就是那樣的吧?想到這裡,哈爾希洛就覺得有一股熱度再往上竄,如果這裡有水或者什麼可以看見自己模樣的東西,那想必哈爾希洛的臉是如同成熟蘋果那般鮮紅。

  啊啊,還是在出什麼事或者被誤會之前趕快離開吧。哈爾希洛這麼想,轉身便要向逃跑那樣跑下斜坡卻在踏出第二步便跟從轉角出來的人迎面撞上,當發現自己撞到的是誰的時候,那一瞬間哈爾希洛覺得自己可能會死掉。

  雖然偶爾會在雪莉酒館看到蓮崎小隊的人,但哈爾希洛從來都沒有試著上前去搭話過,就連搭話的想法也沒有,畢竟義勇兵的新星小隊和直到半個月前都還掙扎著存前好不容易才能夠買團章的自己怎麼想都不是一路人,哈爾希洛想在馬納多小隊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想法,就連總是愛說大話的蘭德也是在看到蓮崎小隊的人的時候馬上就會縮回來,這之中不一樣的也只有馬納多了,在酒館碰見的時候馬納多會去向蓮崎他們打招呼,偶爾還會被請喝酒之類的聊天,或者說在歐魯達納的義勇兵裡不管是誰對馬納多的印象都特別好,就算不會閒話家常在接上碰頭也都會打聲招呼。和有點怕人的哈爾希洛完全、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

  但是這樣的自己卻是馬納多的隊員。想到這裡時哈爾希洛有點走神了,然而蓮崎一聲有點不耐煩的喂便把他的心神全都拉了回來,同時想起了自己可能會死在這裡的事情。

  「來幫我打工下。」

  「是!……欸?」

 

  啊,所謂的打工就是指穿著女裝假扮蓮崎先生的戀人好讓蓮崎先生拒絕追求他的富家小姐啊?感覺上似乎一切都很合情合理呢,畢竟梳妝打扮好了之後看到鏡子中的我也確實讓我嚇了一跳,我從來都沒想過自己可以看上去這麼像一個女孩子,而且身上的衣服質料都很舒服又好看,和我平常穿著的粗糙布料有著天壤之別,這樣的衣服如果是夢兒或席赫露……不,就算是梅麗小姐穿著的話一定都會很高興的,這麼一想給我穿還有點浪費了,畢竟那三個人穿起來一定會非常的適合的。雖然有點對不起她但這位富家小姐能夠願意放棄就好了,畢竟義勇兵是個危險性很高的職業,很可能今天出去就回不來了,既然都要受傷的話那麼長痛不如短痛吧相信蓮崎先生一定也是這樣覺得的才會要我假扮的吧?蓮崎先生也真的是位溫柔的人呢之前似乎都太害怕他了,啊啊,不過剛才他說了這是打工吧?既然如此就可以拿到工錢嘍?這樣想想還有點期待呢但應該不會很多吧畢竟是這麼沒有困難的工作但不管怎樣只是穿一下裙子帶個假髮就可以拿到錢怎麼說都是賺到了呢!

  「喂。」

  「是?」那一瞬間我被用力的推到了牆上,突然的撞擊讓我的肩膀連同背部都感到有點疼痛,但這些帶給我的驚嚇都比不上下一秒蓮崎對我做的事情。欸呀?那個我說啊,為什麼要吻我呢?這明明是我的初吻欸?欸——?不是真的吧?我、被吻了?直到蓮崎說了些有點粗魯的話讓那位富家小姐離開並且丟了一金幣給我之前我一點反應都做不出來,現在的話就算是一個拿著小刀的孩子也可以輕而易舉的殺死我吧?啊啊,我在做什麼啊。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眼淚流了出來,就連偶然碰到的蓮崎小隊的隆也看呆了。

  我在幹什麼阿只不過是被親了一下。當我這樣告訴我的時候我已經全力從那家看起來有點高級的店跑出來了。我回到了義勇兵宿舍,畢竟除了那裡以外我自然沒有別的地方可去,這個時間點馬納多應該也不在了吧?拜託馬納多不要在啊。我這樣祈禱著,但很顯然的一點意義也沒有,馬納多看著身穿女裝哭了滿臉淚水的我一臉吃驚,啊啊為什麼我不在回來的路上去死一死啊。

  馬納多什麼也沒有多問就只是給我倒了一杯熱水以及幫我脫下那身構造複雜的女裝,還在下午其他人回來時替我轉移他們的注意力把他們帶到了雪莉酒館去。只有我一個人的宿舍非常安靜,就像白天的那個巷子口一樣,我忍不住在那張一點都不好睡的木板床上縮起身子,雖然那只是徒增身體上的疼痛。

  阿——好想睡在軟綿綿的床上。我不自覺的伸手摸了摸嘴唇,如果不是蓮崎而是馬納多的話,我的反應會是一樣的嗎?大概、應該……還是會哭出來吧。

 

  「那個啊,我是說過哈爾或許是個好人選。」馬納多坐在雪莉酒館吧檯前的椅子上,正好是燈光正下方的左側,而在他右方的那個一臉不悅的男人正把威士忌灌進自己的嘴裡。

  「老子哪知道他被親一下就會哭出來。」

  「我聽隆說他也看到了,你不解釋會出現你玩弄女孩子的傳言喔。」

  「老子才不在意那種玩意。」

  「雖然他們是找不到被你玩弄的"女孩子"啦,但下次再有的話我大概會生氣吧。」馬納多微微笑著,淺棕色的瞳孔注視著皮膚黝黑的男人,他的笑容有種說不出的壓迫感。「不可以對別人的貓出手,這是常識喔?」


评论 ( 2 )
热度 ( 5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