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月夜下的幻影

  自從打敗DeadSpot之後,哈爾希洛已經很久沒有在紅月高掛的夜晚在義勇兵宿舍的小廣場中看見馬納多的幻影。那時馬納多總是會在他從窗戶向著廣場看時出現,就好像在等他下去和他聊天一樣,他會抬起頭看著哈爾希洛,用那雙閃爍著好看光芒的綠色眼睛,毫無動搖的,就這麼直直盯著哈爾希洛,並且總是在哈爾希洛對自己說今天不可以時露出稍嫌寂寞的微笑,那被掐準的時機真的讓哈爾希洛感到有些害怕,但他還是會下去,他會穿著單薄的衛生衣走下去,當他走下樓梯時馬納多就會在宿舍門口等著他,身上穿著的是他死亡時穿著的有些老舊的義勇兵裝備,滿面笑容。

  他們會就那樣坐著,維持一段時間的寂靜,重點是哈爾希洛也不知道他該對馬納多……對馬納多的幻影說些什麼,如果說錯了,惹他生氣的話怎麼辦呢?雖然哈爾希洛也曾認真想過幻影會生氣嗎這樣的問題,但他更常思考的是這真的是幻影嗎?如果真的是馬納多呢?每當想到這裡哈爾希洛就會抬起頭去看著那雙翠綠色的眼睛,這時候馬納多就會對他笑,馬納多的笑容中沒有意思陰影,彷彿沐浴陽光之中,他會就這樣維持笑容,直到哈爾希洛不再去思考問題的核心。

  儘管每晚無聲的會談都讓哈爾希洛錯認為直到現在仍然活著,然而那一晚哈爾希洛便認清了不管是幻影亦或幽靈,在他眼前的馬納多終究並非活物的事實。

  那晚他與蘭德的對話根本無法繼續下去,或者說哈爾希洛從來就沒有更加深刻的去思考蘭德的問題,以至於他根本無話可說,蘭德離開後哈爾希洛蹲了下來,雙手緊抱著膝蓋狼狽的模樣,他以哭腔呼喚著:「幫幫我……馬納多……」那時候的哈爾希洛似乎是、或許、大概流淚了。

  哈爾希洛感覺到馬納多正以過去那樣溫柔的表情看著自己,同時也什麼都感覺不到。那一晚哈爾希洛就這麼在走廊中靠著一根支柱睡著了,他是聽著東西擊中靶子的聲音醒來的,當他醒來的時候他看到的是夢兒,東方已經出現一抹白,除此之外沒有活物的痕跡。

 

  雪莉酒館中一如既往的喧囂,蘭德在和基卡瓦唱著雙簧也是一如既往的吵,哈爾希洛默默的吃著他的麵包以及濃湯,可以的話他並不想參與討論也不想被談論,然而蘭德——那個人渣——總是喜歡做別人會覺得厭惡的事,比如女孩子們洗澡的時候試圖偷窺,比如現在。

  「哈魯匹洛——你一臉提不起幹勁的樣子欸?你那雙眼睛看起來跟貓一樣覽懶洋洋的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醉了,總覺得今天蘭德的聲音聽起來格外的令人討厭,當然他平常就令人討厭。

  「好、好——」哈爾希洛厭煩的拉著長音「除了我的眼睛你就找不到其他梗了嗎?」這時候哈爾希洛吃完了他的晚餐,他聽到基卡瓦放縱的大笑著還有大力拍打桌子的聲音,基卡瓦數落著因為被我反擊而呈現呆愣狀態的蘭德,啊、今天我的語氣怎麼感覺起來這麼沖呢?不過也沒關係吧?反正對象是那個蘭德。

  「蘭德慘了,你惹哈爾君生氣嘍!」夢兒的語氣還是那麼活潑。嗯?聽起來像是生氣了嗎?但實際上我沒有生氣喔?只是稍微沖了一點喔?

  「蘭德你道歉比較好喔?你也不是想惹哈爾希洛生氣的吧?」莫古索這麼說,說完後還打了個飽嗝。就說我沒有生氣了嘛!

  「活該。」席赫露小聲的說。嗯,我也贊同,但是我真的真的沒有生氣喔。

  光是剛才那樣聽起來就像生氣了嗎?糟糕,我好像有點沒辦法分辨這個界線,眼看著話題就要轉到我身上了,我疊起已經吃完了的碗盤碟子站起身,付了我這份的錢後便向他們道了聲晚安,並且向坐在櫃檯的梅莉也打了聲招呼後就離開了雪莉酒館。開始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著。

 

  哈爾希洛並沒有待在天空橫丁,晚上的那裏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過混亂了,其實他也希望女孩子們不要在那裏待的太晚,但想想她們總是一起行動,那麼應該就不會有問題了吧?而且由哈爾希洛自己去提醒的話雖然有「隊長」這個名分但感覺也實在太多管閒事了。說到底,他們真的有把哈爾希洛當成隊長來看嗎?畢竟也從來沒有實際言明過,如果他們並不是這麼想的話呢?如果一直以來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的話呢?想到這樣的情況就讓哈爾希洛害怕的不敢再想下去。既然他們並沒有表示不滿,就表示我還可以以隊長自居一下吧?哈爾希洛在心中抱著這樣的想法,開始在並沒有店家營業的商店街中行走。

  夜晚的商店街看不到幾個人,頂多幾只像貓又不像貓的生物會從街口跑到巷尾,說回來,哈爾希洛也從來沒去確認過那些生物到底是什麼,總之那些動物們與他認知中的「貓咪」並不像就是了。

  天空中是一如既往的紅色的月亮,那是不管看過多少次,儘管每夜每夜都高掛在天空中,哈爾希洛也無法習慣的月亮。儘管是這樣的月夜之下,他的幻影也在也不會出現了。這是在月亮之下等過數次、數十次後哈爾希洛明白的事情。

  我很想念你。就算說出這樣撒嬌的話語,他也不會再回來了,即使是幻影也……哈爾希洛抬起頭,看著那刺眼的紅色,本就看起來有點張不開的慵懶的眼睛看上去更加的累了。

 

  已經不會再想著你可以回來就好了這件事情了,即使是我從現在開始也會向前邁進。


评论
热度 ( 3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