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ハートフル ラブストーリー

*ハートフル ラブストーリー

*Hurt full   rough  story

*傷害很多的粗暴的物語

*標題來自於《笨蛋、測驗、召喚獸》第四集第一問

*基本上沒有CP向




  綠髮的男孩仍然坐在那裡,看著自己的竹馬對他露出許久不見的笑容,他坐在桌子上,大長腿如同平面模特那樣隨意翹起儼然構成一幅細緻濃重的油彩畫,因循著母親基因而來的符合標準美學的臉在笑著,嘴角驕傲的上揚,難得的就連那雙猩紅色的雙眼也透露出笑意,他看著綠髮的男孩一動也不動的坐在那裡,一張稚嫩的娃娃臉呈現呆滯,一雙綠瞳什麼也看不到,僅僅再最深處的深黑裡有那麼一點光點仍在明明滅滅,最終,那樣渺小的光點也隨著那得意的少年說出口的話與一同熄滅。少年仍然笑著,笑的張狂,笑的不可一世,笑的就像他從來沒有發現眼前的男孩傷痕累累的模樣。

 

  「——」

 

  「哈?」恰似悲鳴的一個疑問符號招惹來眼前的人更加張狂的笑聲,刺破耳膜的。綠髮的男孩不動了,拇指指腹磨蹭著食指指側總算讓冰涼的手指增加那麼一點點溫度,男孩是規規矩矩的坐著的,背挺的很直,肩膀僵硬,雙腳腳底彷彿在地面札了根,自腳尖開始長出一棵樹,他的身體變成了樹幹,必須待在這裡五百年的僵硬,樹枝入侵了喉嚨連呼吸都感到困難,每一口吸入的氧氣都令那灼燒喉嚨的火更加旺盛,永不熄滅。

 

  「——」張狂的少年咧嘴大笑,可以從整齊排列的白牙中看到那兩顆特別銳利的犬齒正等著撕咬開獵物的喉嚨。

  張狂的少年的表情凝滯於一瞬間。

  嘴角不協調的上揚、上揚、上揚,脖子輕輕歪了一邊,臉部皺在一起的模樣簡直可笑,眉與眉就像分不開了,那是一個十分、十分醜陋的表情。

  「哈。」淚水跟隨著一個音節的節拍自眼角下滑。

 

  「……抱歉……」表情扭曲的男孩這麼說著,用手指拭去自己臉上的淚水卻是徒勞無功,本就發達的淚腺通常運轉著,男孩緊緊咬著下唇卻還堅持著將嘴角彎曲成醜陋的弧度。

  「爆豪,快點道歉吧,你看綠谷都——」

  「你算個毛啊他媽的老子憑什麼要跟DEKU道歉!」爆豪勝己話說的很快,語氣微妙的比平時更加暴燥了些。

  「啊、我沒事的啦切島同學,只是突然有點不舒服。」綠谷走向前制止了切島揪住爆豪領子的雙手,一切都很正常,如果除去有點紅的臉頰和在眼框中打滾的淚水——完全看不出來只是不舒服——在場的A班同學在心裡這麼說著,剛才的爆豪勝己確實是說了非常惡劣的話,甚至無法當作是玩笑看待,然而綠谷出久的反應如此巨大卻也是第一次,這導致了其他人看呆似的愣在原地,最先反應過來的卻是切島銳兒郎於是就有了以上的對話。

  但受害者卻反過來袒護加害者這種事,誰都不知道怎麼處理吧?

  「我真的沒關係切島同學,反正小勝他本來就這樣——」

  「DEKU你個廢物說老子本來就怎樣?!」

  「爆豪勝己——!!」

  「啊啊……」轟按住了綠谷的肩膀輕輕向後施力示意要對方離開爆炸中心,但綠谷像沒注意到似的仍然試著阻止切島和爆豪的衝突,但他每說一句爆豪的態度就會更加惡劣,手上也開始boom、boom的沒完,切島也已經將身體硬化進入臨戰狀態。就算是老好人、是好哥兒們,卻也有不能忍耐的事。

  「謝謝你,切島同學……可是,我沒關係啦。」綠谷再次說著相似的話語,他自己也知道爆豪不可能聽從他的勸阻那麼就只有先勸下好溝通的切島,雖然說再次自眼角滑落的眼淚以及紅紅的鼻頭一點說服力也沒有,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悄悄加重了力道將自己的上半身向後移動,已經沒辦法忍耐的眼淚弄濕了臉頰,腦袋混亂的連同口中也說不出除了「沒關係」之外的詞,天旋地轉,綠谷覺得眼前的狀況快要讓他暈過去了。最終綠谷出久推開轟焦凍,向著教室外跑了出去,搖搖晃晃的。

 

  綠谷出久並不怎麼喜歡頂樓,畢竟在一年前還被說了「想要個性的話就到頂樓上以狗爬式的姿勢跳下去。」這樣惡劣的話語,但綠谷還是到了頂樓來,頂樓上空無一物,沒有任何人,畢竟還是上課時間,這倒是綠谷出久這輩子第一次主動翹課——綠谷國中時翹過課,但那是當他被班上的其他人反鎖在廁所或者是其他什麼地方的時候。國中的保健老師是位很好的老人,總是願意幫自己開請假的單子。風吹過髮梢,綠谷覺得自己的眼睛已經沒有像剛才那樣熱的發疼,盤算著自己該在什麼時間以什麼姿態回到教室裡去,這是他上雄英之後第一次想像過去那樣待在保健室的床上發呆一個下午。

  他還一點都不夠堅強。綠谷出久這麼認識到。他坐在有點灰塵的地板上,背靠著鐵欄杆,他只要稍稍轉頭就可以看到雄英那大的過分的校園裡滿滿的綠樹以及遠方操場的橘色圓圈。

  正前方老舊的門被打開的聲音吸引了綠谷的視線,他看到的是一向正經八百的飯田天哉。其實他早就有心理準備會有人來找他,這真是與國中最好的不同點。飯田天哉朝著綠谷的方向走,固定模式的嚴肅表情給人一種他在生氣的感覺,然後飯田一屁股坐在了綠谷的旁邊。

  「轟同學跟麗日同學都出來找你了,我得給他們發個你平安的短信。」飯田再拿出手機後才這麼告知,手機畫面已經是通訊軟體的群組,看到那兩個熟悉的頭像綠谷轉回了腦袋,稍微縮了縮肩膀。

  「他們很擔心。」綠谷出久抱住了自己的膝蓋。

  「翹課是不對的。」綠谷出久將頭顱埋在膝蓋與身體製造的小小空間中。

  「這裡的風真舒服。」飯田天哉輕輕柔了綠谷出久的頭髮,他的力道非常溫柔,就像綠谷國中時的那位保健室老師偶爾會對他做的那樣。

  綠谷出久又一次哭了出來。


评论
热度 ( 25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