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再也不見

  爆豪勝己已經無法形容他究竟有多麼討厭綠谷出久。

  遲鈍、弱小、愛哭、無時無刻都亂蓬蓬的像綠藻球一樣的頭髮,總在經過他身邊時蹭過他鼻尖的髮梢,以及總是逞英雄的性格,明明自己就弱爆了,卻還是會衝上前去擋在那些只會利用體型優勢的前方還無法還手,只能再被打到肚子之類的地方時發出路邊小狗被踢時的該該聲,但卻一次又一次的站起來。白痴。爆豪一直是如此評價自己的幼馴染,彷彿腦袋中的自保機制被關閉了一樣,還每次都讓自己不得不出手幫忙——要是綠谷出久受的傷太嚴重自家的老太婆還會揍人,這實在太不公平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附近的孩子就開始流傳「綠谷出久是爆豪勝己罩的」的傳言,每當聽到這樣的說法爆豪就會嗤之以鼻的在心理補充道:「要不是老太婆的威壓自己才懶的去救他」然後在前往某個小巷子去帶回被高年級生們用垃圾筒、紙箱等障礙物困在巷子縫隙裡的綠谷,每次這種時候的綠谷都全身髒兮兮的,聞起來還有垃圾的臭味,爆豪都是一臉嫌棄的抓著那隻還再發抖的右手一邊帶著抽抽噎噎的人回家去,然後在自己出來去找今天動手的那群人給他們好看。

  畢竟表面上還是自己罩的,要是什麼都不做的話那自己不就被看扁了?每次惡戰後爆豪都會以這樣的理由說服自己,帶著滿身的擦傷在夕陽斜下時回家。

  他總會在家門前看到綠谷出久站在那裡,已經洗好澡換上乾淨的衣服,站在夕陽底下,那頭綠色的毛躁卷髮一瞬間變成了妖異的顏色,看見自己的眼睛裡會有光。綠谷出久會跑向爆豪勝己,而當他看清楚爆豪身上的傷口時便會低下頭露出愧疚的神色,然後爆豪會以很重的力道拍打綠谷的腦袋,以凶惡的口氣說著不需要你關心之類屬於拒絕的話語,最後他會牽著他的手,要他趕快滾回家去。

  輕輕蹭過他鼻尖的髮梢上帶著的洗髮精香氣竄入他的意識之中。

 

  爆豪勝己睜開了眼,看見床頭上電子鐘閃爍顯示的時間,距離他平常的起床時間還有半小時,但剛才的夢境帶給他厭惡感卻讓他再也無法入睡。為什麼睡個覺還非得夢到DEKU不可……這樣碎念著起身,走向每個房間都有設置的盥洗室,揉揉鏡中有些發紅的眼睛再將冬日早晨的冰水拍在自己臉上好讓自己更加清醒一點。

 

  他第一次在早晨或者看成人刊物外的時間勃起是在國中二年級的休學旅行回程巴士上,當他睡到一半醒來時發現有一棵大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上半身還不客氣的壓著自己的左手,不規矩的亂髮隨著車輛晃動不斷搔刮自己的頸子,爆豪低下頭,他看不清楚綠谷出久現在的模樣只能從緩慢平穩的呼吸聲判斷對方已經睡著了——不只綠谷,整車的人包括剛才的他都睡死了——剛睡醒的朦朧中爆豪看到綠谷的肩上有一小點的髒污,或許是意識不清或者車窗外灑下的夕陽太魔征,他抬起尚且自由的右手輕輕的抹去了那點髒污,就像小時候他會在把綠谷出久從許多障礙物後方救出來後用力的抹去他臉上的污漬再嫌棄的將污漬抹在對方衣服上那樣。

  爆豪低下頭的瞬間一股令人懷念的洗髮精香味竄進他的意識之中,那是在小時後的夕陽下經常聞到的柑橘味,淡淡的、淺淺的、搔著心口。

  當時的爆豪只想把整車的人都給炸了,就好像整車的人都看見他聞著綠谷的味道勃起,毀屍滅跡。

 

  提早半個小時起來對爆豪勝己來說沒有任何問題,不過就是重量訓練的時間多了半個小時,於是當切島銳兒郎到達重訓室時爆豪已經連同頸子和面部都佈滿了一層薄汗,爆豪轉過頭望向傳來動靜的門口,接住了切島扔過來的冰水。

  「喝冰水你腦殘啊。」爆豪嫌棄的放下那罐漸漸冒出水珠的兵礦泉水,改拿起自己帶進來的水壺一口氣將小半瓶的水量都灌進自己的身體裡。

  解渴後爆豪拒絕了切島「分我喝一口」的要求,繼續打他的沙包。

 

  知道綠谷出久也錄取了雄英後爆豪勝己是拒絕的,憤怒壟罩他的心頭,他再也無法容忍那個弱小的個體逞英雄的模樣,他已暴怒的模樣擊破了綠谷出久旁邊的牆壁,看著對方澀澀發抖的模樣,爆豪確信綠谷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違背他的強求,然而下一秒綠谷的回答卻是讓爆豪連憤怒都煙消雲散。

  留下的只有錯愕。

 

  綠谷出久竟然拒絕他。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讓爆豪勝己呆愣在原地,像個白痴。

 

  而那也不是綠谷出久最後一次拒絕他,自從上了雄英那個球藻頭就越來越囂張,還一次比一次過分,都把自己給看扁了。

  就比如最後一次,綠谷出久靜靜的靠在自己懷裡,他的身上再也沒有那股柑橘味,有的只剩下殘留在身上洗不去的敵人的血。綠谷靠著爆豪的肩膀,就像那次修學旅行的回程,其實綠谷早就醒了,靠著身體的掩護偷偷牽著爆豪的左手。

  「再見。」他說。


评论 ( 12 )
热度 ( 88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