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 2.0

0230的2.0版本
長期潛水於MHA、全職劉皓相關、DC家
是個電腦重灌後甚麼帳號密碼都忘了得苦逼高三

就是個二若

*犯病了



  綠谷睜眼後首先去看的是擺放在床頭的電子鐘,電子螢幕上清楚的顯示了時間日期以及氣溫,經過簡略計算,綠谷發現他已經睡了一天又十二個小時,打破受傷以來的最常睡眠時間。

  時間已是深夜兩點四十三分,綠谷覺得他口渴的心慌但被上了一層又一層厚重石膏的雙手並沒有辦法讓他做些調整床鋪高度讓他去喝床頭櫃上還貼心的放上了吸管的水杯裡的水。舌頭舔了舔久睡後味道有些不好的口腔內部,綠谷想說就這樣算了,反正他還很睏,雖然不知道又睡下去自己會在多久以後醒來,但也比大半夜的麻煩值班看護要好些。打定主意後綠谷又一次閉上了其實還沒有恢復清悉視線的眼睛,但等到他再次張開眼可以清楚的看見天花板上的花紋時他還是沒有睡著。

  可能是睡太久了,但其實他還很睏。綠谷就保持著入定的心情呆呆看著天花板,看自己能不能夠再睡過去。他從來沒有想過不睡覺的晚上會這麼無聊——畢竟他少有的熬夜經歷都是在雄英住宿時朋友們(主要是切島和上鳴)抓著他到各處串門子,然後不是打電動到天亮就是看著其他人打電動一點都不無聊。少年們清澈的嗓音總是有利於消散睡意,但現在綠谷只有他自己,他也無法對著自己說話,那會顯的有點怪,而且他的喉嚨乾燥的像有火在燒。

  因為太過無聊而開始轉動眼珠子去注視房間裡他所能看到的東西。

  床頭櫃上的水杯,掛在牆上的外套以及設置在角落的洗手槽,擺在床旁空無一人的椅子。要是去摸坐墊的話或許會換來滿手的灰,看著那張有點年紀的木製椅子綠谷這麼想,月光之下隱隱可見的灰讓他更加肯定。

  他已經許久沒有訪客,自他所崇拜的英雄早他一步離開的那一刻起經過了無數個日月,在那場死傷慘重的大戰後他們對外宣佈了他的死亡而後將他安置在這裡,有專屬的醫療團隊與清幽的環境提供他靜養,實際上卻形同軟禁。

  和平的時代不需要過於強大的力量,而傳承了九代的OFA在AFO於地表上消失後自然成了絕對的力量象徵。

  畢竟誰也沒有辦法保證綠谷出久永遠也不會墮入魔道不是嗎?

  遠遠的天邊泛起了白光。

 

  「啊——我好想見你。」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0230 2.0 | Powered by LOFTER